河北迎来并购风口,全国整合潮逼近?

 


导语

新兴药房、神威药业、唐人医药、众友健康、大参林、华泰基金、摩根士丹利……一时间,参与河北省药品零售行业并购整合的企业竟有近20家,而他们的身份又各有不同,风投、连锁药店、制药工业……可谓模式与资本齐飞,整合风口不期而至。


对于资本潮,业内人士有诸多看法,但大家普遍有这样一个共识:资本潮来得快去得也快,风停了,猪就再也飞不起来了。面对政策外因、发展瓶颈内因、以及变现的巨大诱惑,河北省几乎所有连锁药店都被卷入到了这场资本潮中。 

河北:各路豪杰汇聚

说起并购潮,全国值得一谈的当然不只是河北,但河北市场自有其特点:一、没有在全省范围内具有绝对优势的连锁企业,大部分地级市龙头企业差距并不显著,县级市场也不乏具备一定实力的企业;二、河北省GDP在全国排名靠前,人口8000万左右,具备产生30亿元以上体量连锁药店的先天条件;三、河北省制药工业企业众多,工业涉足零售业务十分常见,如石药集团、华北制药、以岭药业、神威药业等;四、河北省有17000多家药店,高达153亿元的盘子,而事实上的连锁率仅有约20%。

 

在河北市场,除老百姓大药房早年就在这里设有分公司以外,其他几个上市公司目前都和本土几家连锁一样,在和一些小型连锁企业进行谈判,同时出手的还有诸如大参林、众友健康等拟上市公司和一些投资公司,一时间,20家企业同时在河北开展并购计划,扎堆效应让“整合潮”、“风口期”比其他省份更为明显。

 

与当下全国药品零售市场相似的是,河北的连锁企业普遍认可整合这个大趋势,很多原本单打独斗的企业也逐渐“无心恋战”,只是把价格及合作方式谈拢还有待时日。

 

大家普遍同质化,没有核心的自己的东西,进货价没有优势,盈利能力都在衰退,“与其说是遇到瓶颈,不如说是处于盈亏的边缘,且由于不够规范,法律风险已经在逐渐显现了。”河北仁泰大药房总经理孟令阳说。

 

并购潮中的几类买家

向河北“伸手”的有十几家,可以分为几类:第一类是已经上市的,如一心堂、老百姓。孟令阳指出,他们给被并购者开出的条件往往是以规范化为前提,对快速发展中、潜力比较大的连锁乍一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吸引力不大,而对于遇到瓶颈开始走下坡路的企业是有吸引力的。

 

第二类是拟上市企业,如大参林、众友、新兴等。大参林扩张的步伐目前已经到了安阳,离河北近在咫尺。大参林吸引力大的地方是上市周期短,但是相应的,窗口期关闭也快,留下的可操作时间非常短。而众友和新兴采用的是现金加股权的模式,相当于联合众筹。

 

第三类则是有工业背景的企业,如神威大药房。神威大药房先是与河北仁泰进行了重组,双方发挥各自资源优势,以现金控股的方式在邯郸、唐山、石家庄等地与十几家连锁企业达成了合作意向,目前正在进行尽职调查。

 

“三国”争雄的格局

目前,虽然十几家企业同时登陆河北市场谋求整合,但是真正有所斩获的还是本土的三家企业:新兴药房、神威、唐人医药。通过多年的积累与近期的积极运作,这三家企业在河北市场具备一定的影响力,相比外来同行或投资公司,一些小型连锁更倾向于与本土企业进行整合。

 

唐人医药在今年十月份已经成功登陆新三板,其董事长王冠珏表示下一步还是要坚持自己上市,目前已经与多家连锁开过整合洽谈会。新兴药房在获得华泰基金、摩根士丹利的投资之后,在邢台、沧州、邯郸、廊坊、唐山等地有所收获,预计在今年年底会有100家左右门店完成并购事宜。而神威大药房则借助母公司神威药业集团的资金实力,与邯郸仁泰一起成立了五人并购小组,如果前述的尽职调查顺利,则会有9亿元左右销售额的盘子装入神威大药房,亦是势头刚猛。

 

一时间,在大参林、众友健康等纷纷向河北的中小连锁抛出橄榄枝的时候,本土企业先发制人,已经形成了“三国”争雄的“割据”局面,究竟谁能更快一步抢占先机?业内人士预测,2017年年底可能就会见分晓。

 

而这三家对标的的选择标准也颇为相似。新兴药房董事长郭生荣指出,新兴药房倾向于与在地级市或县级市场控盘的企业合作,“但是地级市的龙头很难谈拢,一般五千万到一个亿左右销售额的企业相对好谈”。

 

也就是说,目前三家所选择的企业,都以地区的二到五名、县级市场的第一名为主。

 

为什么并购潮如此凶猛

医改已进行了多年,但各种政策并没有给药店注入新鲜活力,药店行业在缺乏内生动力的情况下,必须向外扩张以求规模效应。

 

尤其是谋求进入资本市场的企业,其规范化动作进一步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要想通过降低成本来获取与原来相仿的利润,那么就必须走快速规模化之路,也就是并购整合。

 

外部因素:为什么是这两年

在一次会上,资深医药行业投资人刘毅指出,行业应该感谢两个人,一是一心堂的阮鸿献,他第一次给出了药店行业上市的标准,得到了证监会的认可,开拓了连锁药店的上市路径。第二个人则是冯德祥,他做了股权众筹联合上市的模板,在陕西合作了25家连锁,400多家店,12亿元的销售。“这两人所做出的绝对是历史贡献。”刘毅说。

 

换句话说,2014年一心堂与2015年老百姓、益丰的上市让行业看到资本市场并不那么遥远,而2015年众友健康的一系列动作又给行业树立了股权众筹联合上市的样本,这些都促使2016年成为行业的整合年。这期间,有几个省份的并购整合较为“凶猛”,例如贵州、四川、江苏等。“江苏半年时间一个亿以上的连锁企业被‘扫荡’完毕,如同蝗虫过境。”刘毅说。

 

另外,两票制的推行增加了供应商的成本,而上游、中游的成本必然会转移到终端,但是终端的成本则未必能全部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因为,医院有医保统筹报销,同行有价格战,药品零售终端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价格强势之地。而且,2016年以来,飞检不断,小连锁、单体店日子难过在行业内已是尽人皆知,这些政策原因也推波助澜地将河北市场的并购风口期锁定在了2016年前后。

 

内部因素:缺乏核心竞争力

孟令阳指出,药店行业指着诸侯割据占地为王、靠相对粗糙的管理挣钱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他认为,很多地级及以下市场,中小型连锁药店的商品没有进行过整体规划,销售没有目标预期,商品和进货渠道同质化,经营水平或称精细化管理程度都差不多,管理的规范化,乃至相应的规模都差不多,甚至促销成本都相似,然后就是打价格战,结果进一步促成成本的居高不下和盈利能力的下降。“只有通过规范化打好基础,才能进一步提升规模化,然后才能摊低成本。恶性竞争直接造成的结果就是恶性循环、无法发展,因为开店有个前期培养期,本来已经是微利,如果还打价格战,就更严峻了。”孟令阳说。

 

孟令阳举例说:“三家企业整合,原来各有一套班子,现在精简成一个总部,四十个店的架构和人员支撑六七十个店也是没有问题的。希望大家别限于局部范围内的同质化低端竞争,要把眼界放宽一些,走出去。

 

吸引力与风险并存

对于绝大多数中小型经营者来说,并购是一个“造富”的好机会。例如年销5000万元的企业,现在出手基本的价格是2000万元到3000万元再加固定资产,能够拿到一笔丰厚的现金。

 

孟令阳指出,内因、政策、市场,再加上利益的诱惑,这些都是并购潮的原因,但是实质上还是核心竞争力的问题。核心竞争力有三个组成要素,第一是以商品为基础,也是前提,尤其是自有品种,同时包含了议价能力;第二是经营能力,四个结构的打通,品类结构、采购结构、销售结构、薪资结构;第三是健康、可持续发展。目前很多企业由于缺乏核心竞争力,所以整合是唯一出路。“很多企业毛利率都在32%到35%之间,真正规范下来以后很难赚到钱。”孟令阳说。

 

在大谈吸引力的同时,我们还要看到,以并购为主要手段带来的快速扩张会形成两个弊端:一是资本压力,或者叫资本成本压力;二是消化不良带来的规模化的成本压力。整合往往不是拿过来之后盈利能力就会上升,简单的销售额的叠加常常造成管理效率的低下,如果再有水土不服,事实上并购会拉低总体盈利能力。

 

再者,对于拟上市企业来说,三年期的成长数据是有硬性要求的,这是一个矛盾,不发展不行,发展了就可能达不成指标。

 

也就是说,在通过并购、整合一起走向资本市场的道路上,企业面临着风险和矛盾,这就给竞争对手提供了机会。

 

如果引进风投,那么融资也不是没有成本的,一些风投年化8.2%的收益会让连锁药店比较吃力。“为了达成这个指标,商品结构可能就会变形,药店就不是以适应性消费和引导性消费去打造企业品牌了,而是以指标为导向进行数字式倒推。”孟令阳说。

长按上图3秒钟,识别二维码关注

喜欢的话就点赞吧!↙

查看原文    阅读数 49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中国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