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3000万近视孩子买不起眼镜,这个美国高材生在北京摆地摊筹款

Sam Waldo是常春藤名校的学生,一毕业就跑到云南农村,给那里的孩子当起了英语老师。

Sam与一同支教的Andrew发现许多孩子视力很弱却没有眼镜戴,而这样的孩子在云南有80多万,全中国则有3000多万!

为了让这些孩子都能戴上眼镜,他竟然在北京街头摆起了地摊。

点击视频,看看这个美国人在中国都遇到了什么故事。Sam的中文非常流利!

大学毕业后,你有考虑先去做有意义的事,再去工作挣钱吗?欢迎留言。


我叫Sam,今年28岁,老家在休斯顿,在中国已经6年了。我喜欢大家叫我魏文杰,它听上去很像一个真正的中国名字。


我现在在北京摆地摊,卖我们自己设计的墨镜。每卖出去一副,就捐一副近视眼镜,给云南山区的孩子。


在云南,需要做视力矫正的孩子大约有80万,而在全中国,这个数字是3000多万。但是他们没有资源,或者说没有意识,去配眼镜。

我们的目标,是不让任何一个孩子因为近视问题而失去继续接受教育的机会。


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修的是经济学和中文专业,许多同学毕业后都去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工作,收入很高。


我希望能先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再考虑以后要怎么赚钱、怎么生活。所以2010年我决定到云南支教。


我一直都很想看看中国的农村是什么样的。我住的地方叫涌宝镇,距离昆明有12个小时的车程。


我教小学和初中的英语。去学生家中家访的时候,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镇上的大多数人都没见过外国人。他们会问我一些关于钱的问题,比如从美国坐飞机到云南要多少钱?虽然这里的人都没有坐过飞机。


他们也不太理解为什么我在这里支教,而不是去省城赚钱。但他们对我很热情,喜欢拿当地的白酒招待我,我一喝就倒下。


不久,另一位美国的支教老师Andrew发现,一些孩子的视力比较弱,上课时要跑到最前排才能抄下黑板上的字。


后来给他们做视力检查,我们都吓了一跳。有些孩子连视力表上最大的字都看不清。他们自己也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没法想象这些孩子都是怎么度过课堂时间的,看不清黑板上的字,他们一定会被老师骂笨,那样就更不想读书了。我觉得非常难过。


根据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给一个需要眼镜的孩子配眼镜,对他的影响,超过他父母的教育水平或其家庭收入对他的影响。


当地的家长没有能力给孩子配眼镜,所以我和搭档Andrew决定来做这件事。我们给这个项目取名叫“点亮眼睛”。


我们开始找途径为这些孩子募捐,筹集到的钱用来给他们做视力检查和配眼镜。


当时我们跑到隔壁县城的医院,说服那儿的眼科大夫到学校给孩子做检查。我们能给的费用很低,但还是有人答应了。


“点亮眼睛”是2012年成立的。第一年主要是做视力检查和发眼镜。


许多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接触过眼镜,有的会嫌不好看就不戴,或者跟同学换着戴,但这样对眼睛的伤害更大。


所以第二年我们发完眼镜之后,还要培训他们一些爱眼知识,教他们怎么戴。


但是,依靠募捐无法长期维持捐赠眼镜的开支。所以2014年回到北京后,我们讨论出了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叫买一捐一。


每卖出一副墨镜,就捐一副近视眼镜给那边的孩子。我们给品牌取名叫Mantra,是信念的意思。



品牌刚创立的时候,我们没有资源做推广,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在人多的地方摆地摊。

看到一个外国人摆地摊,一定会好奇,那么只要你能停下10秒钟,我就可以分享我们的故事。当然,我也经常会被城管赶走。



除了公益之外,我们的墨镜本身也很酷。设计灵感来自于云南,五彩斑斓的颜色。



戴我们的墨镜不仅代表你潮,也代表你真正在意那些农村的孩子。我们希望公益可以变得很酷、很快乐。


从2012年到现在,我们在云南已经做了超过11万次的视力检查,发过16000多副眼镜。


图片提供:点亮眼睛


Mantra的目标是全中国的弱视孩子都能有眼镜戴。

大学毕业后,你有考虑先去做有意义的事,再去工作挣钱吗?欢迎留言

想了解更多这个美国帅哥的故事,请点击视频


点这儿,来一条的店里逛逛

查看原文    阅读数 91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