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收购小猪?携程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文|B12 高梦阳


在国内市场蛰伏了一年之久Airbnb自9月公布新一轮5.5亿美元的融资后,就加速了在中国市场的布局。


截止到10月29日,Airbnb已经与国内4座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同时还与中国旅游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11月初,Airbnb宣布成立Airbnb中国。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Airbnb还爆炸式的推出了新业务平台「Trips」。


近日,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分享住宿行业的鼻祖Airbnb正在与小猪谈判相关收购事宜。


彭博社称,该消息人士表示「双方已经举行过多次谈判来讨论收购事宜,并且双方交易极有可能达成」。


虽然目前双方都没有给予外界明确的答复,但并非没有合作的可能。


2016年的下半年,短租市场的局势已经日趋紧张。日前,在途家整合了携程系内部的度假短租业务后,已经拥有了超过40万间房源,并已从投资者募集逾4亿美元。而途家背后的携程,近日刚刚扭转了盈亏状况,并计划并购机票搜索引擎Skyscanner(天巡),国际化的步伐也加快了,与Airbnb在全球范围内的遭遇也在所难免。


相比之下,Airbnb在国内只有7万多套房源,默默耕耘了数年的小猪目前的房源数是10万多套,1000多万活跃用户。


面对咄咄逼人的携程,无论是小猪还是Airbnb,如果继续单打独斗,将会遭遇更为残酷的竞争。


「短租平台的竞争,有很大程度上是和OTA的竞争」。此前,小猪CEO陈驰在接受B12记者专访时曾提到,「小猪与Airbnb算是同行者,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是OTA。」


既然与携程系避无可避,Airbnb中国与小猪有会迫于形势,选择抱团取暖吗?


Airbnb的中国困境


9月份陈驰曾与B12记者讨论过Airbnb在国内市场的前景,陈驰自己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小猪出来以后,一直在搭建底层服务链,信任的链条,交易的链条,门锁的链条,实拍、验证、保洁,我们都在做。最后是个服务的问题,而不是搭个平台做交易的问题。如果Airbnb真的要去教育市场,的确会遇到本土化,光靠品牌和交易的平台最后不一定能够给用户提供以完整的服务」。


早在2012年,Airbnb在香港就设立第一个办公室,不过因为地方政府指责其抬高房价,不得已又转到新加坡。虽然Airbnb也在很早就推出了中文版本,对中国市场一直隐忍不发。


直到2015年6月底,Airbnb宣布完成E轮15亿美元巨额融资。8月18日,正式进军中国市场,同时也开启他国际化扩张的重要一步。


可能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再次进入国内市场,Airbnb小心翼翼的做本土化运营,并选择红杉中国和宽带资本作为开拓中国的重要合作伙伴。


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是携程创始人,对国内的互联网创投生态以及旅游业相当熟悉,而宽带资本的创始人田溯宁也拥有包括政府层面的广泛人脉。


初来乍到的Airbnb,与Uber一样,进入中国后,首先要思考如何维系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并且能够尽量减少政策、法规上可能遭遇的麻烦。但Airbnb的本土化过程,还有更多的障碍等着她去破除。


Airbnb作为一个互联网平台,秉持着「轻资产化」的运营模式,对用户的住前、住中、住后的各个环节,甚少干预,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用极小的资金、人力成本就可以撬动更大范围内的房源,实现快速的扩张与利润增长。


有媒体报道称,目前Airbnb有1600多名员工,共管理着全球191个国家的200多万个房间,Airbnb的中国房东也接待了近100万名客人。


Airbnb鼓励房东将房屋中闲置的一间房或一张床出租,提倡房东房客共处一室,的确会有不同于标准式酒店的入住体验,也能够深刻体会到房东的主人文化。


但问题来了,在信用体系运转良好、有着分享文化的国家和地区,Airbnb可以用这套方法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本地生活化的出行体验。


但在中国,目前的信用体系还不健全,同时社会的分享精神、人与人间的信任感远远不够,平台很难对房东与房客有约束力。对于国内的很多房东、房客而言,与陌生人间的互信很难快速建立,同时还要丧失掉部分私人空间。


无论是商旅还是旅游,本地生活化的出行体验固然重要,但安全、信任、舒适、相对私密的入住环境,依然是国内市场用户的主要诉求。


短租平台的房源固然要多,但要想真正黏住更多的用户,短租平台就必须要提供相对标准化的服务,做好服务端与品牌端的连接,形成对房东服务的有效约束,并且建立一套相对可靠的信用体系,才能减少投诉与政府监管的压力。


或许以上是Airbnb在中国举旗不定的原因,实际上,中国那些Airbnb的学徒们也曾遇到过类似的困扰。


在中国,短租生意的边界在哪里


说实话,在这个时间节点,会有短租平台可能会选择与Airbnb合作,是因为模式探索遭遇了瓶颈。


仔细对比国内外短租市场就能发现,两者其实还是有不一样的。


有过出境游经历的人会发现,国外地段好的酒店普遍昂贵,而物美价廉的酒店又极其偏远,人们在外出订酒店时,希望找到性价比高、更加便宜的替代品,于是房屋质量好、价格低廉的民宿就成了很好的选择。


小猪CEO陈驰曾在接受B12记者专访时提到,「我们国内的酒店业与欧美的市场不同的是,欧美的酒店业是一个很成熟的行业,而国内的酒店业有一个特别怪的曲线,经过前十年快速的增长,我们的酒店绝对量是过剩的,酒店业存在一个去库存的过程」。


不但大行业趋于饱和,这其中,快捷酒店更是物美价廉,且多位于城市核心地段。与之相比,国内短租与民宿的客单价往往还高于标准化管理的快捷酒店,如果把短租的生意仅限制在酒店业业,会极大地削弱短租行业的竞争力。


事实上,短租行业内部的竞争同样激烈。在2011年到2012年间,途家、游天下、爱日租、住百家、蚂蚁短租(已被途家收购)、小猪短租、木鸟短租等短租平台先后进入短租市场。


2013年完全照搬Airbnb模式的爱日租倒闭后,有大批创业公司退出了非标住宿行业。但2014 年以来,又有以107 间、好好租、乐租、zuber、室友、我要租房、依依短租等数家短租平台获得了天使轮投资,在线短租市场创业再次迎来爆发。


如今,短租平台中已经获得天使轮投资的公司多达 21 家,获得 D 轮及以上的公司有 2 家。


根据艾瑞公司的分析报告,到2017年,中国的假期房屋短租市场将会达到103亿元人民币(约合15亿美元),而今年的市场规模预计为67.8亿元人民币。目前的市场规模,距离很多平台想要颠覆酒店的目标还很远。


市场还没有完全成长,目前在行业中也不存在绝对的巨头公司。当前,无论是途家所代表的B2C,还是小猪所倡导的C2C,都还没有找到更为成熟的经营模式。


虽然短租市场还存在不少投资的机遇,但很难有移动出行行业那样的爆发式增长。


显然,这一点陈驰很清楚,「短租行业最近两年发展开始加速。不过更宏观来看,主要还是针对酒店行业的颠覆和竞争,这里面的关键要素是酒店行业去库存的速度和价格的变化。这个基础情况,中国和欧美有较大区别,因此短租平台需要更长的时间去赢得竞争。」


作为目前市场中的领先者,途家早早就投奔了携程,蚂蚁短租归顺了途家,或许也是看清楚了这一点。而小猪如果无法在模式上有更大的突破,在携程不断加持途家压力面前,也会有生存危机。


虽然小猪在途家整合了携程旗下部分非标住宿业务后,很快就公布了其新一轮6500万美元的融资。但小猪新一轮投资方大部分都是老股东,甚少有新资本的加入,这一现象至少说明,资本市场对短租行业的观望态度。


发展到今天,无论是B2C,亦或是C2C,如果短租平台无法在短时间内寻求模式上的突破,前途就难料了。


如今,与途家的竞争,就是在和携程这样的OTA做竞争,小猪也必须要做出抉择了。而与Airbnb走在一起,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但目前看起来,是一个相对合适的结果。


Airbnb+小猪,靠谱吗?


除了品牌调性上的一致,Airbnb与小猪合作甚至是合并的可能性在于,双方目标的一致。


「我预测,非标住宿的市场越来越大的话,未来我们与OTA的关系肯定是竞争的关系」。


「小猪与Airbnb算是同行者」。实际上,陈驰很清楚,小猪跟Airbnb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OTA。


「传统OTA的预订体系与信息体系可以很顺利的接入到非标住宿里来做,而且从他们战略方向来说,未来这是一个不亚于酒店的市场,他们一定要去占领。」


在陈驰眼里,与途家的竞争只是表象,最后短租平台要面临的竞争,有很大程度上是和OTA的竞争,「未来如果以分享经济为核心的非标住宿体量要超过传统的酒店,用户规模也超过的话,当然会影响到OTA的生意。反过来,这个产业越大越成熟,OTA介入的深度与广度也会越大。从全球来看,Airbnb最大的对手就是booking与Expedia,原因就是这样」。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今的Airbnb的生意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短租、民宿这样的非标住宿业务上了。


当地时间11月17日,Airbnb召开了其创立8年以来最重大的发布会,宣布将突破原有的分享住宿界限,推出全新的「Trips」平台。


Airbnb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在此次发布会演讲中提到:「人们总是感慨说科技如此神奇,但真正创造奇迹的是人...... 在此之前,Airbnb一直都关注于住宿, 今天,Airbnb推出‘Trips’平台,真正将住宿体验、行程体验和人文体验三者融为一体。」


据悉,「Trips」平台将包含体验(Experiences)、攻略(Places)和房源(Homes)三大主要功能,而未来,这一平台还计划增添航班和服务两项功能。


Airbnb的逻辑很简单,通过对房东、旅游达人的良性驱动,为平台提供更加多样化、个性化的定制旅游线路,并分享给用户。


从这一点看,Airbnb并没有把平台上的房源只当做房源,而是延展成了一个入口级的设定。


的确,以房子为支点,刺激房东提供更多的服务,就可以衍生出更丰富消费场景,慢慢的就可以接入电商、本地生活等服务。


如果Airbnb的新业务进展顺利的话,无疑将颠覆以Expedia、Priceline、携程为代表的传统OTA模式。


不单是Airbnb,小猪也在拥抱变化,之前陈驰就曾向B12记者透露,小猪正在尝试把信用体系与发票问题解决掉,来刺激供给端提供更多的适合商务人群的房源,陈驰自己也畅想过与生活类电商碰撞的可能。


「我们对行业的判断依然没有变化:短租行业没有到内部竞争的阶段,外部酒店行业的变化,内部体验的改进是最重要的两个变量。」


而陈驰自己早就认为,与酒店业的竞争很难再帮助短租平台实现模式上的突破,短租平台应该主要满足城市中的刚性消费需求。


「最大的蛋糕还是在刚需的市场里面,就是在大城市间刚需的流动,是最大的。其实客栈、民宿只是整个蛋糕里外围的很小一部分,我们、Airbnb做的交易,大部分是在前面排序很高的大城市里。大城市里流动性相当相当的大,非常的充沛,而且有些真的是刚需。比方说,在北京待个30天60天,基本上短租就是个必须的选择,也没有其他可选。」


从目前来看,Airbnb与小猪在品牌调性、发展目标上比较趋同,小猪有其本土化的优势,Airbnb有着国际视野和创新基因,而且在国内市场都遭遇到了携程系的威胁,两者的结合完全可以实现优势互补。而就在此前,陈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过,不排除与巨头合作的可能。


这次,尽管双方对合并传言都表示不予置评,但怎么看也不像是捕风捉影。


不过,携程留给小猪与Airbnb做决定的时间,不多了。




- 20161125  No.1378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查看原文    阅读数 25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