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着去上班——光启的Hello future想给你一个不一样的2046

0?wx_fmt=jpeg


【听杨姐说】

 

11月9日晚,新疆库尔勒。一只“太空小龟”正不明所以地趴在光启“旅行者”2号的主舱里。它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小步”正在开启着人类未来30年的“一大步”。

 

光启进行的这个实验意义在于,除了收集临近空间飞行的各种关键数据外,还可以测试包括生物在这个空间的生存情况等科研试验。据悉,2015年3月曾经第一次放飞的时候并未携带主舱,更勿论任何生命体,而这次,这只小乌龟成了最耀眼的人类替身。

 

按照光启CEO刘若鹏的设想:未来的人类的生活方式会有“深度空间”“机器自觉”“终极互联”三种特征。

 

例如你会“飞”着去上班、买菜;可能你的办公室就在云中;未来的交通警察也在高空作业——任何一个联网的智能硬件都不能掉链子,否则他们会摔下来……这与1997年吕克贝松指导的电影《第五元素》中描述的男主人公布鲁斯威廉斯所生活的城市几乎如出一辙:人们可以住在数百米高的楼层中,阳台就是停靠“飞行车”的地方……你、不、会、再、堵、车、了!

 

飞行车会堵吗?理论上杨姐我认为也不会,因为那个时候自动驾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且飞行车会自己去修理厂加油、保养;而全人类的大数据将通过宽带网络、超级WiFi等来实现互联……

 

grey.gif
电影《第五元素》中的出租车都是在天上飞的,摩天大楼深入云霄

 

但要过上这样的生活,还需要科技上的各种创新。看起来刘若鹏和他的光启就是按照这个目标倒推回去,看需要什么技术来投资研发。

 

这完全和苹果公司做iphone一样:理论上乔布斯并没有对手机做出重大创新和突破,但他最革命性地设计、重构了手机的商业模式,并从最终的结果倒推回了苹果该如何做一款与众不同的手机。

 

(注:2万米-10万米属于临近空间,这片区域高于民航飞机但又低于卫星的飞行领域,是目前人类正在积极开拓的区域)

 

未来谷,三步走

 

按照杨姐的理解,光启所希望实现的未来,是很多产品和生活方式的一个“立体组合”——实施关键被光启概括为三个关键词:深度空间、机器自觉和终极互联。

 

例如,天空中将永远飘着一个类似航空母舰一样的“云端”号,它负责带着适合城市自身需求的载荷,在城市之上、云层之下服务城市,各个平台的顺利运转可以给城市生活带来极大便利,例如侦查平台、救援平台、娱乐平台和物流平台,等等。

 

人们将通过“钢铁侠”光启马丁飞行包往来穿梭于目的地之间,买个菜有点贵,但可以上下班,当然它也更适合紧急救援,因为它有“无人模式”可以自己飞过去。一个典型的应用场景是,“云端”号通过红外监测“瞭望”发现火灾后,立刻派出钢铁侠去救援。


grey.gif
刘若鹏展示的未来天空之城


天空中的物流系统可以依靠“太阳方舟”:这个是可以把货柜车一样重的物资搬到天空中的新型自主物流运输系统,它既可以在边缘地区组建低成本的航空物流线路,也可以无需飞机场一样的基建设施,在类似草地这样的区域,实现自主起降的空中物流系统。

 

天空中还可以看到有“飞行机器人”在自主巡逻……U1空间悬浮站为城市机动性的现场监控可以提供非常多的便利服务,包括航空遥感、策划广告宣传,灾情预警等各项应用。飞行机器人SkyX则可以提供一个灵活机动和长航时的监控系统,应用场景包括矿山、管线巡检等领域。

 

grey.gif马丁飞行器

 

除了刚才描绘的“深度空间”外,刘若鹏认为机器应该会自己“思考”且有行动能力。我猜大概光启的创始人们实在厌烦了家里的各种“修理”,理科生的解决方案就是“让机器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即“机器自觉”。

 

例如让他们“有大脑”,会分析,会行动——自己修理自己,估计还包括自己报废自己,例如汽车自己到年限会自行开往修理厂,设定程序把自己碾碎……这样的话,人类就可以真正地去“使用”机器,而不必“侍候”机器。

 

而“终极互联”则是可以通过信息运输各方面创新性的技术连接偏远地区,完成全人类未完成的信息互联。基于光启的超材料技术实现的超级WiFi、光启2015年下半年入股的新加坡海容(HyalRoute)通信集团等,都是光启为“终极互联”所作的布局。

 

是的,在光启期待的那个时代里,可以为人类生活服务的设施,不再局限在地面,人类生活的空间,可以扩展至更高的天空更深的地下,人类的生活伙伴,像“大白”那么暖,像“BB8”那么智能……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就要有很多科技创新来支持,而这些都不是某一家公司能够自己单独完成的,不论技术上还是资金上——因此光启正试图通过自身对这个领域的深刻了解来投资,并寻找“盟友”,一同通过基金的形式来投资与这个领域、技术相关的顶尖公司。


Hello future

 

然而,GCI (全球创新共同体)基金的投资方向可不止是情感分析、生物认证等等,而是涵盖了机器人、航空、通信、数码健康等等众多领域。但重点是,GCI投资标的主要条件不仅是明星企业、成长型企业和颠覆式创新企业——而且还要与光启的“理想”高度相关!

 

在2016年5月,光启调动自有资金5000万美元在以色列启动了第一期GCI基金,来扶持所有相关的科技创新和创业公司。这笔钱很快就投完了,据我所知,大概投了四五家公司,大部分都在中国建立了合资公司。

 

例如以色列eyeSight公司,他们的智能交互技术在计算机视觉、机器感知及手势识别技术领域可谓首屈一指。

 

光启投资eyeSight的逻辑很简单:未来它将是光启GCI在“机器自觉”领域探索的重要技术组成部分。eyeSight的智能交互技术将成为超级机器大脑视觉功能区的强大武装,或者说,让机器人通过自己的视觉,识别出人类的动作、情绪、表情等变化,再跟其他技术结合起来,做出相应的反应。

 

能比较直观展示这项技术的产品是singlecue,它能让用户通过简单的手势来轻松随意地控制各种设备,包括手机、平板电脑、个人电脑、电视、VR眼镜等,实现免触摸式控制。

 

还有一家是情感分析和数据处理公司BeyondVerbal,该公司联合CEO Yuval Mor正满怀希望地憧憬着2020年全球情感分析模块的市场能够快速增长到34.11亿美元。他的公司掌握了40种语言、250万数据库,通过了解声音的语调来分析人们的喜怒哀乐、情绪、劳累甚至发现老年痴呆症和心脏病、心血管病——换句话说,BV主攻的就是增加机器人通过声音去辨别人类的功能,也就是机器人的“听觉系统”。

 

所以,如果说eyeSight是未来“机器自觉”时代的“眼睛”,那么Beyond Verbal就是“耳朵”。

 

grey.gifBeyond Verbal CEO Yuval Mor

 

神奇吧?

 

还有更好玩的——光启还投了一家挪威的指纹识别公司Zwipe,这家公司只有30个人, CEO Kim很有趣,他发明的指纹识别技术不需要电池!

 

是的,光启投的这些项目都是实现人类未来那“三个关键词——深度空间、机器自觉和终极互联”必不可少的技术布局。

 

事实上,就在10月31日,光启又启动了GCI第二期。是的,这个“未来之城”的实现绝对不是一家企业、一个团队、一项技术能够实现的工作——这几乎是再造一个社会。如果人们按照原先工业领域的一个个公司孤立运作的方式,很难真正形成从系统上对整个未来的形态进行改变和改造,因此创新的模式都必须改变。

 

为了打造这样一个立体的技术布局,光启先领导成立了GCI(全球创新共同体),接着又成立了GCI基金,把最需要的技术找到并让他们形成一个更完整的生态系统——它既不是一个集团,也不是一个松散的投资群体。

 

用刘若鹏的话说“需要所有的创新体在各自的领域里面,不仅要做出最重要的技术上的突破和创造,而且很重要的是还需要把每一个未来的片断拼在一起形成完整的未来画面和场景交付给我们的用户使用……”

 

grey.gif光启CEO刘若鹏

 

打个比方,光启是希望GCI内的创新公司们就像组成了一个“星系”,每个创新公司都是可以自转的行星,但是又都能够围绕一个恒星公转,享受恒星的阳光雨露,且每个行星之间又可以发生相互作用……

 

其实过去几年中光启GCI已经发展成遍布5大洲、18个国家与地区、总数2600人的创新组织。而GCI孵化器及基金之所以选择以色列,是因为那里的科技生态系统非常完善。

 

这次光启的“英雄大会”就是要邀请全社会有志于这个生态系统的公司,一起投资未来。

 

英雄大会


现在,GCI基金已经启动二期,预计投入2.5亿美元,正是计划广邀天下土豪们一起投资更多这类顶尖科技公司。

 

为什么一定是以色列呢?

 

杨姐帮光启总结了几点原因,第一,创业环境好,一共才800多万人口,很多创业者都彼此认识,有创业的好生态——在面积只有深圳这么大的国家里有超过5000家科技创新公司;第二公司质量好,过去18个月就有超过180多个项目投入使用,金额超过100亿美元。很多基金进入以色列可能会有5轮、7轮,但他们的进展情况非常良好。

 

第三,以色列的创业者已经更加“爱中国”——此前他们都喜欢研究美国消费者的习惯,但是现在他们更加看重中国13亿(这个数字恐怕打不住)人口,这是多大的一个市场啊!所以他们现在都更希望到中国来。

 

从以色列IVC 研究中心的一份数据报告也能看出,2015年中国对以色列初创企业的投资达4.67亿美元,较2014年的3.02亿美元增长54%。中国对以色列的投资热情,已经成为以色列近年来最大的投资趋势之一,而且在人工智能、机器人、AR(增强现实)以及VR(虚拟现实)等领域尤其活跃。

 

第四,摩托罗拉以色列创投基金负责人奥里·伊斯雷利(OriIsraely)给了一个数字,以色列高科技公司获得的投资,已从2012年的19.24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44.32亿美元,交易数量从545宗增加到了到708宗——尽管资金的涌入使得以色列公司估值有所上升,但相比硅谷和中国很多公司而言,以色列公司仍是价值洼地。

 

然而这些“价值”只是这些公司的一个方面,他们的未来是否能够更有前景,或许没有人比光启更能体会和把握。

 

刚才咱们不是讲过光启投资的逻辑中,有一个必要条件是这些技术与光启的三个关键词要紧密相关么,在这个过程中,光启本身对技术难度、专利质量及行业发展趋势的把控,就已经令其投资的眼光更为精准,并且能够为这些公司背书。

 

光启在“云端”号、“旅行者”号这类未来技术产品上一点不输于国外的同类公司。且其投资的公司有光启在中国做合作伙伴,能在入华这件事上少走很多弯路。

 

光启创始人张洋洋透露,其实所有这些有关联性的技术交织起来会形成新的蓝图,结合未来巨大的新兴市场,光启能发现很多新的应用技术,希望把这些技术交织在一起形成符合他们对未来趋势认可的解决方案,用这个东西借助中国强大的新兴市场,将他们在中国落地并尽快推广,形成相应的规模,再进行下一步推广。





——三星手机销量同比暴跌14.2%  ———

 

【小白不菜】微信号:xiaobaibucai521

 

我们是小白,但我们不是菜鸟!

 

荣获2014年最佳自媒体

媒体训练营2014最佳自媒体

百度知道认证专家

2015媒体训练营年度媒体之星

 

您可以在百度百家、今日头条、QQ公众账号、腾讯新闻客户端、网易新闻客户端、网易云阅读、雪球……等平台同时阅读

 

grey.gif


View original    Pageview 179

网友评论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