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过《纽约时报》的地方,等你来

我常常在想,

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小孩子,

离开大自然会怎样?

他们不知道蚂蚁是如何交流的?

稻谷是怎么生长的?

无法感受风是怎么形成的。

这是多么遗憾的事。

我在稻田边盖了一座好像外星建筑的大帐篷,

大人孩子住进来,可以轻轻抚摸大自然。



■ 我的自述

从城市农民到孩子们的大家长

今年的6月18日,著名国际媒体《纽约时报》给了杭州一个惊喜,他们在国际版上大篇幅刊发了关于临安太阳公社和中国乡建的报道。

看着文字,我心中有些激动。


“太阳公社”像是我的一个孩子。

三年前,我和其他一位创始人各自卖掉房子,一头扎进临安太阳镇,在一个有着三公里水稻田的美丽山谷里建了一个生态社区,我们在这里进行友善耕作、自然教育和一切与生活相关的美好事物。

三年时间,太阳公社的友善农业基本成型。


这里养着“全中国最具幸福感”的黑猪,

有专属的游泳池,三千平米的后花园,

听着爵士乐入眠


我们的黑猪,锣鼓一响,就麻溜地窜出去活动了,口哨声一起,就乖乖排好队回圈里歇着

我们的猪舍是中国美院建筑设计师、教授陈浩如设计的

露天,竹内衬结构,它还有金字塔形的茅草屋顶

曾两次入选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

我们想着,农业不总是土的,也可以很有设计感


猪舍夜景

为了种植猪饲料和中药材的土壤绝对洁净安全,必须说服村里的全部农户进行有机种植,乡亲们开始觉得我们不太靠谱,我们就厚着脸皮一家家拜访,拎着几瓶本地白酒就跟老乡们开喝,我的合伙人虫子喝到掉进沟里,缝了九针。老乡终于相信我们的诚意,全部开始有机种植,再也不用任何农药化肥。

三年来,一刻不敢停歇,回头看看,稻田的自然清香,放心的有机猪肉,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满足感。

我叫陈卫,是太阳公社的社长,大家都叫我老C,我是个城市农民,同时也是一位爸爸。小时候,父母都是浙江农大的教授,我就是在农大的田里跑着长大的。

对土地,我有种天生的亲近,每次踏入稻田,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脱了鞋,脚丫踩进稻田里,土地深处的温热从脚底板传上来,通体快活,呼吸在大地的指导下,不自觉地变慢、变深、变长了。


创立“太阳公社”以来,来体验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是以家庭为主。我们发现来到这里的幼儿和小学生都非常喜欢大自然,他们在泥地里玩耍,探寻萤火虫,给昆虫做窝,开心的不想回家。


从孩子们的脸上我发现了做这件事的更大意义。

城市里的小孩也许从来不知道,他们每天喝的牛奶是怎么来的,原来泥土的味道也很好闻,我想太阳公社是一个机会,可以给他们提供真正的自然教育。

2015年开始,我们在太阳公社做了两年比较国际化的夏令营。原本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现在的我成了几十个孩子的大家长。

我们请来了台湾非常知名的生态专家赖老师,孩子们跟着他在野外行走,摸毛毛虫、溪水抓小鱼喂鸡、打水仗、做一个漂亮的昆虫标本。

我们不计较孩子们能记住几种昆虫或是植物的名字,只要让他们去玩,在玩的过程中就能学到很多知识。我的儿子来了两次,我以前经常会带他抓知了,然后把知了放在他手上,他总是啪吓得扔掉,然而到了现在,他已经能够把知了放在手上,津津有味地观察知了的身体结构了。

赖老师给孩子们展示螳螂的身体结构,孩子们惊奇地叫出声来。

还有来自荷兰的Benno老师,去年夏令营结束时,每个孩子都是哭着与Benno告别的,短短的七天,Benno带给他们的太多。他带着孩子从零开始做竹船,玩泥巴,他笑着对我说,每个孩子都是创意的小精灵。


切割、捆绑、成型,孩子们在Benno的指导下,做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件手工竹筏

与其说他在上课,还不如说他更像是带孩子们学习如何生活,如何做人,像一个绅士一样地去面对,处理各种问题。

还有美国的Peter老师,更多时候是用肢体语言去感染孩子们,教他们大胆地用音乐表达自己。


看到孩子们在学习与玩耍中,学习自己解决问题,同时也学会团结协作。我想这正是我想做的自然教育。

我理想的自然教育,应该涵盖自然、艺术与设计的体验,在这个葱葱郁郁的林间,有许多奇奇怪怪的石头,还有许多肥猪和鸭子在周围跑来跑去,孩子们感觉自己是大自然的一份子。

孩子们接触到的一切都应该是美的,这才是美育的根本和基础。有了音乐,有了烛光;在田野中奔跑,在溪水中玩耍……但我们总是觉得不够,希望给孩子们更好的、更酷的,于是有了今年的惊喜——“稻田帐篷”。



■ 我的项目

建一座萌萌的“大白屋”,让孩子们住进大自然

曾经看过一本书,美国作家理查德·洛夫在《林间最后的小孩》一书中,提出了自然缺失症,指的是现在的儿童与大自然的完全割裂,有可能会导致他们出现各种身体和心理的问题。

在我看来,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围墙,而太阳公社却有着广阔的天地,在这里孩子们可以建立跟自然的关系。

所以我们想在稻田边上建一座帐篷酒店,让孩子们住进来,就住在大自然里。我们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大白屋。

从杭州市中心开车不到一个半小时,进入太阳镇村口的甘溪桥头大约1.5公里便是太阳公社的中心地带,我们的大白屋就处于这个区位内。周边有美丽的稻田、茂密的竹林,背后是生态保持完好的山林,一条小溪缓缓流过。


帐篷酒店俯视图

有人说,这像是外星人的基地。从空中看,还真有点这样的感觉。

灵感来自于设计师对夏令营的理解,这不仅仅是一个营地,而是一个微型的生态系统和小小的部落。考虑到周边的自然因素,风、光、雨水,利用这些资源营造营地内部舒适的小气候。



把梦想变成现实的三位设计师是我们的好朋友,Ben(荷兰)、Carolyn(香港)和Ruben(荷兰)。Carolyn(下图右一)说,她希望这是一个让孩子们感受到自然的喜悦,能够感受到简单生活之美的营地。


三位设计师和我

于是,踏查完场地后,他们确定了方案:大白屋圆环的整体结构形成一个围合感强的场所,但有向着稻田和聚落打开一个口子,将自然引入,这个半开放圆环的结构完美诠释了:在遮蔽下栖居,在聚落中学习,在自然中玩耍的生活状态。


平面位置图

它是一个由六间大帐篷围合成的大圆,还因为我们想着,孩子们会很喜欢绕着圈跑,他们会不知疲倦的跑啊跑啊,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好营门就是了。

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十足安全,我们给大白屋边上的走廊加上了护栏,让孩子们可以自在玩耍。

本来,设计师想把大白屋的架构全部采用竹子的,但是考虑到使用的年限,我们最后全部改成了老木头,却发现反而给了我们许多的惊喜。所有的老木头我们都是去老木头市场回收来的,我们希望物尽其用,而且老木头其实非常结实,也很环保,帐篷搭建好马上就可以入住使用,完全没有味道,因为这些木头本身就有着历史的痕迹。

大白屋的墙面是洁白细腻的帆布,孩子们可以把身体贴在上面,然后让小伙伴从背面看影影灼灼的影子。


帐篷里的午后闺蜜时光

大白屋的中心是一个圆形剧场。我们给舞台种上了青竹做背景。于是青的山,蓝的天衬着翠的竹,白的帐篷,褐色的木平台完美地融在一起。人进去后,很自然而然地静了下来。


帐篷剧场

在这个剧场里,孩子们听睡前故事、看昆虫电影、仰望星空认星星、跳舞,表演戏剧。


和连接大白屋相连的更小的那个圆,是一个公共卫生区域,那儿有洗手间,有洗漱间,有公共淋浴房。

让人想象不到的是,连公共淋浴房这样的体验对现在的城市小孩都是新奇的。那些习惯了家中单人淋浴房,第一次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公共淋浴房这样好玩的地方。


孩子们一起洗漱

大白屋周边有着非常丰富的自然资源,这片营地的后面不到十米就是一条依山的小溪,而溪边有一块可以做小型足球场的空地。路边的竹林里,可以建一间很酷的稻田玩沙屋,而再往后面,就是我的私藏啦——秘密原始森林。

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学习蔬菜采摘,在草地和溪水中自由的玩耍,唱歌弹琴。


还可以吃到太阳公社特别准备的有机食物,香喷喷的鸭稻米煮的白米饭、酱鸭、猪腿还有自制辣椒酱。


我想未来等孩子们长大了,或许会成为优秀的建筑设计师,或许是很棒的自然艺术家,又或许是天文学家……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经历会在孩子们心中种下一颗友善与创造的种子,随着他们的成长而开花结果。


另外,夏令营结束后,这营地会干什么?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那当然是做帐篷酒店咯,让更多的人过一过久违的集体生活。

结果这个月的夏令营还没结束,未来三个月的住宿预约已经迅速开始了。

在大白屋,听山鸟的晨啼,看晨霭在林间徘徊,感受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帐篷的温暖,我想所有大人们都会有一种不想长大的留恋吧。




■ 为何众筹

其实,我们发起这次众筹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希望把更多城市人拉到乡村中来,引导到自然中来。

现在的人们离自然距离太远了,大家只关注自身,很少去注意过自然中其他的生命。我们夏令营的时候,许多对昆虫恐惧的小朋友慢慢的和昆虫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开始懂得它们也是自然界中的一份子,懂得了如何与其他生物和谐相处。

如何与其他生物和谐相处,这是我们希望向大家传达的。所以才在稻田中做了这样一个大型的空间。希望大家可以躺在稻田的帐篷里,抬头能看到星空,侧耳可以听到稻田中的蛙声,大人孩子一起感受拥抱自然的快乐。


■ 项目空间信息


项目地理位置



■ 我的回报



■ 我的团队















■ 项目进度


点击文章底部“阅读原文”参与众筹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参与众筹

 


查看原文    阅读数 371

网友评论
公众号:太阳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