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区域强势连锁老总对行业深深的无奈……

 


作者:王冠珏


河北省唐山市唐人医药商场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冠珏在行业摸爬滚打多年,一步步看着行业发展沉浮,对行业大环境有沉思也有无奈。 

政府和社会需要给药店一个准确的定位

药店在中国整个的医疗服务体系中处于最弱势的环节,甚至不能明确药店在对人民健康服务中所扮演着的角色。然而定位药店的角色已经到了非做不可的地步和状态,否则药店这个行业就要慢慢走向衰亡,而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比如河北唐山实施药品零差价之后,整个的资源都在转向社区和医疗,在这个过程中,药店毫无用武之地。再比如凭处方销售、控制滥用抗生素的行为,推行这些政策或者行为药店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整个社会和政府欠缺药店一个准确的定位,导致药店原本可以拥有的职能无法发挥。

 

国外一般有两种业态,带处方药和不带处方药的业态,不带处方药的药店则以非药来生存,专业服务是其生存的价值。而国内,很多省份的医保药店不允许经营非药品,所以当药品受到限制,非药品又不允许经营,那药店存在的价值就越来越小,药店的份额会被大面积压缩,所以给药店一个明确的定位是政府需要研讨的问题。

 

现在的患者去医院看病,医生只负责开药,并不对治疗效果负责,其实从治疗角度来说,开药只是完成了一部分,剩余的一部分还没有进行,没有完成的就是用药过程,患者服用药物是否有效果,没有效果该如何处理,是否有不良反应,类似这种用药指导目前并没有,现在的药店大多只去关注价格战,真正该做的却没有去做。其实未来药店应该朝着这种思路发展,专注于服务,然后用非药来弥补损失,遗憾的是由于现在的药店没有定位,患者相当一部分问题没有人负责,这就是现状。

 

药店可以承担更多的职能,比如社区卫生服务站

我们国家花了很多钱去做社区医院,又完全解决不了问题,其实可以把这些钱用在药店来购买服务,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一直也无人探讨。每一个社区卫生服务站,国家每年按人头每人40块钱来拨款,还要负责装修、买设备、安排医生护士,投入大量资金之后,老百姓并不认可,这就是医疗资源巨大的浪费,如果国家和政府赋予药店相应的权利,药店是可以承担这样的职能的。

 

制定制度还需考虑更多基层因素

拿药监部门为例,药监做出一些决定,包括地方、省局、国家,他们决策的对错与否,基层都没有参与评论的渠道,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比如连锁药店的质量副总按要求必须是职业药师,这个无可厚非,还必须是本科学历,这是否是一种学历歧视?专科为什么不能当质量副总?类似于这样的规定很多,制定政策的人不需要跟最终执行的企业去交代,到底给企业带来多大的麻烦,他们并不关心。

 

再比如执业药师的定位严重错误,考生通过之后,也许最终去做了质量负责人,而真正执业药师的作用是指导用药和审方。对于质量负责人而言,低学历有经验者也能管理地很好。现状是大量执业药师拿证之后,很少有人在岗,挂证的现象在全国范围都太普遍了。目前全中国有多少能咨询的执业药师?那么多拿证的执业药师算不算是资源浪费?

 

还有,电子监管被取消了真的是好事吗?掏心窝子说,扫码是件好事情,因为现在有很多收药的药监局管不了,如果扫了码之后,收药的问题就会大面积遏制,但是可悲的是现在收药的又死灰复燃了。但是需要强调的是,第一,监管部门有义务降低成本让连锁药店使用,不能让其他企业通过电子监管码来赚连锁的钱,增加连锁的负担;其次,要简化程序,不能连锁使用的时候进库扫一次,出库扫一次,自己配送的门店进库扫一次,卖给顾客再扫一次,这对连锁来说是巨大的困扰。


类似于这样的规定和政策太多了,如果制定规定的人真真切切地为制度的实施者去考虑,为基层服务而不仅仅是增加对连锁的限制,那么行业的大环境将会好很多。

长按上图3秒钟,识别二维码关注

喜欢的话就点赞吧!↙

查看原文    阅读数 142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中国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