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papi酱:你给翻译翻译,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惊喜!

文/挠乱天下


一边是虚妄的道德和不明所以的管控,一边是束手束脚的网红和无处使力的吐槽,这次,我是真不知道怎么选边站了。


大批朝阳区群众又出没了


周一七点,papi酱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更新。这一天从“封杀”的谣言到辟谣再到坐实“整改”的指令,高潮迭起。这一次,没有红头文件和大红印章,只有一篇《papi酱遭广电总局封杀,罗振宇1200万恐打水漂》的文章,人民日报微博和微信的消息,以及一系列整理文章。看,社交媒体全面胜利,封杀和管控都来得这么与时俱进了。


整改理由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因为主持人时常爆出如“卧槽”、“CAO”、“小婊子”等粗口。


哈?


脏话算什么整改理由?


脏话的逻辑首先是,字眼脏,往往涉及性、排泄物或是其他歧视,因而会侮辱听者并造成伤害。然而攻击性本身是在具体语境中的,我骂你傻逼,那我不应该。但是我在好容易写完了这篇文章以后嚷嚷一句,我操,终于写完了。那这个脏字儿就是一个点缀,一种再到位不过的情绪宣泄。


除了角色扮演,papi酱出现的绝大部分脏字儿都是情绪宣泄,而非攻击某个具体的人。


当然,你也可以说脏字意味着粗鄙。我且不跟你辩驳什么姑娘不应该满嘴脏话这种直男癌思维了,来说说粗鄙这个词语本身,「粗鄙」原本就是建立在价值判断上的,古筝是阳春白雪,相声就是下里巴人,其实更进一步,是中产阶级小姐弹的古筝是阳春白雪,天津接头平头小市民表演的相声是下里巴人。


粗鄙背后的判断是职业、社会地位、受教育水平、物质财富积累等等的思维定式。


即便公众人物应该管理自己的形象,控制脏话数量,但papi酱是一个视频小剧场,这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女子,是在扮演papi酱这个角色,脏话让这个角色更真实,更容易产生共鸣,那么脏话在这里,就是合理的点缀。


《低俗小说》里总共出现了271个fuck,《老炮儿》也是满嘴跑火车,还有姜文咬牙切齿说出句你给翻译翻译,什么他妈的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惊喜!


退一万步,枪打出头鸟,权力必须刷个存在感,但是拜托,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的射程到底在何方,露了沟的武媚娘要剪,三观不正的太子妃要禁,网络直播是淫秽要查,怎么一个网红的自媒体也要管?


沟露百分之多少叫淫秽?cao发第几声才叫脏话?没有分级,任性的管控力实在让我们无所适从。


嘘,前方埋伏着大批朝阳区群众,客官,您可自重啊。


你说虐不虐?哎呀,虐死了。


亚文化自己会决定何时何地成为主流


当然,papi酱不是昆汀。


但这类个人向,人格化,吐槽,点缀脏话,并通过这一切来构建与他人的沟通方式,广而传播,这也算是某种亚文化,星星之火,在移动互联网这个自由甚至散漫的土壤里,在情绪化的社交网络之中,逐渐燎原。也许有一天,它会成为主流。


政治权力对它的价值定性,并不能阻隔亚文化的成长。站在道德或是品味高地做出的判定,同样是虚妄的。


网络原本就是亚文化,当我们乍入这个匿名的去中心化的空间,有一些声音表达出恐惧,有一切强权试图去管控,然而现在,网络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剥离的生存空间。


再早一些,白话文是顶着粗鄙的帽子出现的,一边是之乎者也青青子衿的优雅,一遍是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的啰唆。阅读和书写门槛太低,自然要用审美趣味去压制。然而现在,它已经是我们母语的最基本形态。


哪些亚文化终要成为主流?首先是更年轻的文化,当年轻人长大,开始掌握话语权,亚文化会随着人群走向舞台中心。


更重要的是,当然是更熨帖人性的,更亲近普罗大众的。你看,在深入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件事情上,这届网民实在不合格,建议换届。你除非换掉人,否则,在这个更自由的网络空间,你无法再植入某一套价值观了。


对亚文化,我们无法按着它的天灵盖把它塞回到土里去,当然也不可能用营销和噱头,拔着它的头发催促它生长。


被广电总局盯上的papi酱,终究还不是英雄


据说,被封杀是对一个公共人物的至上褒奖,因为嘲笑政治正确才是政治正确的事情,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英雄。然后,就算是被广电总局盯上了,除了证明papi酱火成了出头鸟之外,并不能说明,她就是高出管控力的另一种力量。


papi酱这一个姑娘,一个团队,几个资本以及背后的另一个网红团队罗辑思维,他们的确了一种全新的互联网话语体系,是其中嗓门最大的一伙,但无论我多少遍重温她的视频,我也必须承认,papi酱和她的伙伴们,还算不得英雄。


因为英雄掌握着改变的力量,而这里的改变,绝不是顶风继续说脏话这么低级。如今最大的英雄,仍旧是创业者。


papi酱走红至今,一路很顺畅,大家想听吐槽,她红了;网红经济兴起,她与资本合作了;内容创业之春,她和她的合伙人杨铭就成了创业者。


可这是一条创业之路么?不,我们只看到了每一步的应景,却没看到一套商业模式。当然不能排除背后相应的努力,所以你就别跟我白扯他们有多努力了,对呀,郭敬明都努力的长不高了,《小时代》还是一部大烂片。


无论罗辑思维把出卖papi酱第一次包装的多么具有划时代意义,说什么只有会玩懂商业能创新的人才能得到相应的新媒体广告价值。这终究只是一次模拟央视广告标王的营销策略,还是以出卖注意力为底层逻辑。


而真正的创业者是价值观导向的,以商业模式做支撑,通过创新来创造价值的。哪怕,这个价值可能就是某种不一样的娱乐方式。


papi酱是个招人喜欢的姑娘,是个有了大批拥趸的明星,是目前最火的网红,但到目前为止,她仍然没有进化成一个真正的创业者。


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很棒的供讨论的社会事件,但并不会改变有着铁律的商业浪潮。


好了,所以,我特么的真的没有选边站。我并不是在针对谁,我只是想说,封杀啥的,有点bullshit、asshole、bastard。


和B12一起,为创新加油





- 20160418 No.1156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厦门的内容创业者,速戳「阅读原文」来B12大会涨姿势

查看原文    阅读数 98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