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脚行走世间的少年,要用一块电动滑板去坑人

文/挠乱天下


陈正翔就是那个做了号称全世界最轻的电动滑板的家伙。当那个大人物把名片递到他手里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风投是何物,创业为几何。


原则上,咖啡才是白天的饮料,是供两个正经人采访采访故事,聊聊商业企图心的饮料。不过遇到Rex陈正翔,这种套路显然不适用了。必得上酒,剔了冠冕,精彩故事得在推杯换盏之间 演绎出来。


不过年轻人嘛,总是光着脚横行世间的,只要打通了任督二脉,自然就飞龙上天了。


最终成了创业者


标签是对人产生第一印象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如果硬要给陈正翔下标签,那么,叛逆的90后,高中退学,花臂,这些都非常适用


他一脸白净,刺着青白的头发,一只花臂,两耳后面纹着两个表示宁静淡泊的两个日语单词 侘び·寂び。那一口北方味的普通话,还伴随着丰富的肢体语言,只需要一会儿,就能让你觉得他是你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老熟人。


他见识过太多人,也太懂这些人情世故了。


陈正翔退学那年是高一,算是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对当下教育的不满。17岁开始闯社会,没理由再问家里要钱。于是这个从小学习编程的家伙,能通过给网站banner、flash动画赚到钱,他还打遍了各种来钱的短工,做理发师帮工、炒饭送外卖等等。


短工做久了,陈正翔觉得得找家正经公司,于是他买了一张单程票,揣着一千块钱,流窜到了上海。首先去了一家做虚拟现实解决方案的公司,为军队和石油矿井做模拟训练,从一个写写邮件的售后工程师,最终升级成了项目经理。


那可是2007年,VR可不像现在这么热闹,应用场景少之又少,技术又进展地非常缓慢,陈正翔被整烦了。这时有了个机会把他的业余爱好变成兴趣。


别看陈正翔从小学习编程,但是他最感兴趣的是电子,没事就爱鼓捣一点小东西出来,为此,他经常出没于上海著名的上海新车间,那个硬件创客聚众折腾的地方。在那里,他遇到了为创业者提供机器人套件和传感器等等的硬件团队——DFrobot,并且成为了这个团队的软件工程师。


那个在极客圈曾经大火了一把的mind+就是那时候做出来的。mind+是一款让小白也能编程的工具,把代码变成可视化的模块,通过拖动来完成编程。陈正翔干得不错,但还是在2014年再次辞职,走之前老板对他说,陈正翔你就不适合替别人打工。这话让他很是受用。


再次进入到没有固定收入的日子里,陈正翔不打算打短工了,他开始扫荡各种黑客马拉松,目标很简单,盯着获奖去的。干了一杯酒,陈正翔大大方方地说,只要他去,就是第一,回回都能拿回来作为奖品一台苹果电脑。为了倒卖这些战利品,他甚至被称为人肉苹果专卖店。


捧他做天才少年,他却又不肯生受,却一本正经分析自己总拿第一的理由,因为懂人性,知道去观察和分析每场黑客马拉松的赞助方,找到他们所希望的产品能切中的点。「找到他们的痛点,然后舔之。」陈正翔故意舔下嘴唇,硬生生挤出了一个猥琐的嘴脸,然后自己笑出了声。


那时候的陈正翔,有了一个更冠冕堂皇的标签——创客。但他更愿意把自己说成一个冲着钱去的年轻人,当然,玩同样重要,毕竟在有钱的基础上玩的嗨,才能最大限度激发创造力。


2014年,在xx举办的一场黑客马拉松之上,已经不差钱换酒喝的陈正翔就是去玩的,做了一个电动滑板车,当然,陈正翔这样的人,肯定是会玩滑板这种装逼利器的,并且已经玩了三四年了。


电动滑板做出来,自然得到了各路好评,这时候,有一个职业装扮的女士从人群中挤过来,递给他一张名片,说了句:「小伙子,能活到B轮就来找我。」旁人说这人是搞风投的,B轮是融资阶段,要融资就要创业。听了解释,陈正翔从懵逼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哦,好,那就创业去。


这张写着「GGV、李宏玮」的名片,依旧被他收藏着。


可惜李宏玮不是乞丐装扮的世外高人,没有两指夹着名片往前一挥。但我想,那时候的陈正翔恐怕到挺像舔着棒棒糖的小男孩,就差流出一条鼻涕了,自己正玩得嗨,既然有个全新的世界,那当然是要颠颠的闯进去看看了。


于是,陈正翔的对外身份,成了名副其实的创业者。


为什么是滑板


STARY电动滑板闪亮登场了。


在苏州河边,陈正翔公司门口,我站上了这块电动滑板。只要握着一个遥控器,旋钮往前是前进,往后是刹车,通过重心调整来控制左右,基本不需要学习成本,分分钟就可以像一个资深玩家,远比普通的滑板容易。


这看起来是一块朴素的滑板,但就像所有的硬件创业者那样,有太多细节需要陈正翔和他的团队去摸索。光是板子的材质,他们就是尝试了很多种,有一个柜子上放了四五种板子,已经被研究破坏了。


电池和电路板被藏在板子内部,轮子采用了80A 的长板专用 PU 轮胎,唯一一个电动轮子聚合了直流无刷电动机、刹车系统、动态转速检测系统、同轴行星减速齿轮箱。


从设计在到代工整个繁复的过程,全都是一步步走下来的,绝非因为创始人够浪,就可以被跳过。


谈及为什么选择电动滑板,陈正翔就开始严肃起来了。首先是出行代步工具,他发现无论是自行车、电动车还是汽车这些行业,都有老家伙把守着,就剩滑板这个专属年轻人的工具仍是一片处女地。


而选择电动滑板,就更简单了,他要把滑板卖给那些不玩滑板的人。「因为不玩滑板的人多呀,玩滑板的人太少,能坑出多少钱来。」陈正翔说,作为创业者,他仍然赚钱第一。


当然,非逼着陈正翔用一种更通常的语法来说为什么要做滑板,他同样有能耐上升的哲学高度。


这要从人类的繁衍需求说起,繁衍需求从远古时候姑娘需要寻找那些男性特征明显的、肌肉发达的异性来繁衍,再进化到如今需要多金有责任心的男人一起造人。但藏在本性中对荷尔蒙的感知却并没有因为进化而被淘汰,对姑娘来说,这就叫「合不拢腿力」(没错,我生造出来的的词语,欢迎女权主义者攻击)。


陈正翔仔细考虑过,最具「合不拢腿力」的三项附加属性,分别是吉他、篮球和滑板,吉他需要刻苦练习,篮球太需要先天素质,那么就只剩下滑板了。


当然,往简单了说,对STARY电动滑板来说,代步只是附加的功能,最重要的属性,仍然是装逼利器。


别鬼扯什么90后


去年8月14日,STARY在美国KickStarter完成了众筹,每块滑板众筹价格499美元,共筹得74万美金。


500万天使轮融资来自IDG,同样传奇。听说李丰在爬山,这个自称热爱运动的少年当然跟着去了,一顿酒以后,两人相约回了上海,并在第二天敲定了投资。


那会,他狂得开始用鼻孔看人了。


不过,一个混迹社会多年的人,并不见得要经历多大的挫折,才乖乖放下狂妄的姿态,对陈正翔来说,我猜,尽管他内心再骄傲,却在长期的创业经历后,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并且为这些不足来做出妥协。


身为CEO,他说自己有两大武器,「舌尖」和「眼泪」用眼泪去感动顽固的代工厂,没错,CEO的眼泪管用。而舌尖就是用来跪舔的,事实上,所谓跪舔,对用户那是发现他们真实想要的,然后去满足他们,对其他社会关系,就是用合乎对方口味的方式去维护。


这也算是陈正翔的本事,他就是有能耐把原本理所当然的能力或者模式,用一种又污又痞的方式表达出来。


他就是有着妄人的气场,市侩的精明,痞子的敏锐,幸好 ,他终究还是一个创业者的心性。


这就是陈正翔看待世界和自我表达的方式,凝固在一块滑板之中。大大方方说钱,爽快地灌酒,同时又像个小男孩那样鼓捣他的玩具们。


比如在公司门口停着的一部只有框架的电动汽车,回头率百分之两万,就是陈正翔自己做的玩具,交规规定不能上路,他就半夜出去浪,或是开在人行道上去买烟。


采访完告了别,陈正翔突然想起什么了,追了一条微信过来:「本想跟你在会议室正经地吃着零食聊聊商业的。」


哈?硬件目前的最可靠的商业模式,不就是卖货么。我也并不怀疑他正经起来同样一套一套。


但现在的陈正翔不见得现在已经准备好铲掉那些老家伙们。不过若真当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干翻之。


如果生在「功夫」的那个年代,定会有个老头对他说:


「你有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你知道吗,年纪轻轻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简直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啊,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任督二脉,那还不飞龙上天啊。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警恶惩奸维护世界和平这个任务就交个你了,好吗。这本《如来神掌》秘籍是无价之宝,我看与你有缘,收你十块钱传授给你吧。」


不用再往他身上贴什么标签,也不必鬼扯什么90后了,Rex陈正翔只有一个。


他光着脚踩在滑板上,只等着哪一天打通了任督二脉,便要像每一个成功者那样,光明正大地「坑」着世人


和B12一起,为创新加油




- 20160410 No.1147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查看原文    阅读数 99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