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留一财记者,原来牛X的金鹿财行背后站着郎咸平和郎世玮!

野马财经原创


快鹿集团曾经强调,其与金鹿财行仅仅为战略合作伙伴;但通过工商资料层层梳理发现,两家企业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股权联系,而快鹿集团的背后,更是隐现郎咸平、郎世玮的身影。 



金鹿财行全面停止兑付、限制记者自由

 

在3月30日晚间,据“金融爆料台”称就有众多投资人齐至金鹿财行,要求兑付。金鹿财行派出了一位公关人员应对,组织沟通事宜。

 

而在今天(3月31日)早上,金鹿财行位于金虹桥的总部再次被投资人围堵。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其记者从金鹿财行处确认,目前金鹿系下所有产品的确全部停止兑付,兑付期限或将延后两至三个月。

 

且在此之前一天(3月29日),金鹿财行母公司快鹿集团官网无法正常打开,其公告称是因为进行网站服务器系统升级,升级期间网站功能和页面可能无法正常打开。公告中只提示“将尽快提升网站的性能”,并未说明网站升级的终止日期。

 


(来源:快鹿集团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据一财网消息,10:20,鹿财行董事长特别助理徐琪到达金鹿财行总部,《第一财经日报》两名记者被金鹿财行人士扣留,限制自由行动,直至11点左右,一财的一位领导亲自出面才将被扣记者接出。

 



对此,金鹿方面回应称,早上因为记者和投资者混在一起,没有辨认出来。随后,接到投资人报警,警方也赶赴现场,维持秩序。

 



此外,至于停止兑付的问题,徐琪明确表示,一方面,目前的确资金链出现问题,原因在于近期大量的负面舆论蜂拥而至,导致资产价格急速下跌;另一方面,此前颇受《叶问3》虚假票房事件影响,电影票房收益权理财产品影视宝确定出现问题,同时徐琪表示,目前快鹿集团已经筹集资金达30亿元,并敦促会尽快兑付。

 


快鹿集团股权潜行

 

今年1月20日,新华社曾经发表题为《有哪些“理财公司”背后藏着哪些名堂》的文章,质疑上海一些“理财公司”的高回报“理财产品”,“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公司榜上有名。

 

随后,金鹿财行又遭到“自担保”的质疑,其关联公司快鹿集团亦深陷票房造假、重复募资的漩涡。

 

对此,2月24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曾经召开媒体发布会,快鹿投资董事胡伟伟表示,“以法律准则为标准,这两家企业(金鹿财行与当天财富)当前都是完全独立的法人,并没有快鹿投资在内,是完全干干净净独立的。所以我们讲是战略合作伙伴,原则上是这样。”

 

快鹿集团强调,其与金鹿财行仅仅为战略合作伙伴,没有股权关系,然而,层层梳理工商资料后,野马财经却发现了一些端倪。

 

首先,工商资料显示,目前金鹿财行仅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王书凤”、“周亚华”,而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王书凤是镇江慧谷快鹿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

 



其次,2014年6月23日,金鹿财行发生过一次股权变更,变更前,“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为其股东。



 

而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分别为“上海快鹿集团”与“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中,快鹿集团出资80%;




此外,查阅工商资料,显示并没有名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而通过企业营业执照号码查询,发现该公司已经更名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且仅有四位自然人股东:方纪红、李淼、周萌萌、姚锦聪。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早先报道,周萌萌的身份是快鹿投资集团对外投资部总经理,只是目前快鹿投资官网网站已经关闭,显示“正在升级维护”,无法证实。


至于“李淼”,早在去年(2015年)2月28日,新华社一篇有关“快鹿集团董事长与黄圣依一同蹭奥斯卡红毯”的报道中,出现了这样的表述“上海快鹿集团的李淼”。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野马财经还注意到一个细节:2016年2月2日,该公司曾发生过一次股权变更,变更前股东为“张金如、丁怡、方纪红、李淼”。




而据中金国创控股集团官网显示,公司董事长名为“张金如”,且公司总裁为“郎世玮”。郎世玮为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之子,且野马财经发现,郎氏父子与快鹿集团关系密切,随后会一一道来。



(来源:中金国创官方网站)

 

也就是说,虽然目前,金鹿财行的股东名单中之剩下两位自然人,但快鹿集团,依旧无处不在。



郎咸平、郎世玮隐现

 

金鹿财行与快鹿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快鹿集团的背后,则渐渐浮现出郎咸平与郎世玮的身影。


相关公司网站信息显示,郎咸平在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指导工作。



(资料来源: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同时,快鹿集团典当业务板块的运营主体为“上海新盛典当有限公司”,最早是在2010年由快鹿集团和“正大财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出资组建,后在2014年9月由“上海置锋实业有限公司”(下称: 置锋实业)承接了正大财富的股权。置锋实业董事长为汪国锋,同时也是新盛典当的董事长,在上海金融界颇有些名气,且与郎咸平关系较好。在新盛典当的官方网站上就有这样的表述——“2015年10月31日,上海金融人才界迎来历史性时刻,新盛典当董事长汪国锋携手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联袂出席上海交通大学金融高级研修班开学典礼”。

 


(图注:知名学者郎咸平与上海快鹿集团典当业务板块新盛典当董事长汪国锋合影)


其实,与郎咸平相比,郎世玮与快鹿集团的关系更为密切,其投资的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快鹿集团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


哲珲金融官方网站发布的信息显示,该公司目前发行的全部理财产品,被划分为固定类、类固定类和权益类三种,但是不论哪一类型的产品,其发行机构均为“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换言之,针对这些理财产品的募集资金,哲珲金融只不过充当了台前角色,真正拿到并使用这些资金的则是“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资料来源:哲珲金融官网)

 

在哲珲金融发行的这些理财产品中,其中涉及的“安心宝”固定收益产品的担保机构,第一顺序担保方即为快鹿集团旗下的“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

 


(资料来源:哲珲金融官网)

 

“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快鹿集团是什么关系?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7月由法人股东“上海朗澎实业有限公司”和自然人李瑶出资组建。2016年1月底,李瑶将其出资转让给另一自然人李喜,但“上海朗澎实业有限公司”始终都是“上海虹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方。而“上海朗澎实业有限公司”在2015年10月引进“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作为其股东。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张金如、总裁为郎世玮,而张金如的另一个身份即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副总裁。且上文亦提及,张金如曾经出现在“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的股东名单中,而这家公司间接参股“金鹿财行”


同时,快鹿集团旗下的“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也是“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的合作担保机构。

 


(资料来源:“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官网)

 

尽管在快鹿集团的官方网站以及“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中,都未能发现张金如的身影。但“上海同业煤化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发布的简讯信息显示,在2014年4月与快鹿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时,陪同快鹿集团当时的董事长施建祥参与会谈的就包括了“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金如”。

 


(资料来源:上海同业煤化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综合上述线索可以发现,由郎咸平之子郎世玮创办的哲珲金融,其角色很可能是在帮助“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进行集资,而“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的背后关联方,也即哲珲金融融资资金的实际使用者,最终还是指向了快鹿集团。


金鹿财行、快鹿集团、郎氏父子,无论股东变更是多么频繁,持股人员是多么“名不见经传”,他们之间的关系总能梳理出一些端倪。


因泛亚事件,仅仅因为曾经参与过泛亚主办讲座,宋鸿兵便遭到投资人的围攻,而郎氏父子与快鹿集团,已经不仅仅是站台这么简单。



资本“惨案”


快鹿集团、金鹿财行问题的接连出现,导致相关上市公司股价暴跌,早早撇清关系的神开股份表现尚可,港股公司大中华实业则在今日暴跌21%。


据神开股份此前2月23日的公告,公司拟以4900万元认购上海规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人份额,出资额将设立《叶问3》电影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用于投资电影《叶问3》,通过《叶问3》未来票房收益分配获取投资利润。据悉,快鹿投资集团为神开股份控股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母公司,

 

而中国票房网显示,《叶问3》目前票房为8.01亿,且日票房仅仅为20.9万,也就是说这应该就是其最终票房,即使该数字为真实票房,也与10亿元的对赌协定相差甚远。

 

且在《叶问3》陷入票房造假质疑后,神开股份3月29日晚公告称,董事会经研究决定同意解除相关协议,并与基金管理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投金控)相互免责。“


标的影片《叶问3》上映后舆论传出其票房异常的质疑,鉴于该影片票房系双方拟合作的项目标的,公司与中海投金控就该突发事件对基金运作的影响,以及对上市公司及投资者可能产生的新风险进行了审慎地沟通与讨论”,“由于当前的市场环境相比较于双方签订原合伙协议时已发生重大变化,为避免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中海投金控向公司提出友好协商解除《上海规高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并相互免责的提议。为切实保障上市公司利益及投资者权益,公司董事会经研究决定同意对方提议解除协议并相互免责。

 

在30日晚金鹿财行被曝陷入兑付危机的同时,神开股份“紧急”发补充公告强调,解除《合伙协议》及公司退伙,无需向合伙企业及中海投金控支付任何费用。“除为解除《合伙协议》及公司退伙一事履行必要的备案登记手续外,双方在《合伙协议》项下无其他未尽事宜。”

 

截至今天(3月31日)收盘,神开股份下跌2.5%,至于其他涉及快鹿投资集团的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下跌16.67%,明华科技下跌12.33%,大中华实业下跌21%。

 

此前十方控股曾公告称,与《叶问3》投资方上海合禾影视订下了投资协议,公司以1.1亿元收购《叶问3》55%的票房收益权,目前十方控股尚未公告解除相关投资协议。同时,十方控股为金鹿财行的战略投资者;大中华实业持有十方控股股份,且在去年年中完成了对当天金融的收购。



查看原文    阅读数 1114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上市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