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税改,风暴还是红利?

文/B12 仇蝶


传得沸沸扬扬的跨境电商新税制改革,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4月8日将尘埃落定。


如果说之前跨境电商是群雄混战的战国时代,这次税改将会加速行业洗牌,淘汰一批蹭着「跨境风口」红利的「浑水摸鱼」者。


没能撑到最后,蜜淘就倒在了这片战场上。


蜜淘创立于2013年,前身「CN海淘」,上线初期通过引入一站式海淘模式。创始人谢文斌在很多场合透露,当他们正在研发蜜淘第一个版本的时候,天猫国际正在内测。在完成经纬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后,蜜淘的风光就此结束。


现在关于蜜淘的结局有两种声音:一是直接倒闭了,二是被京东收购。无论结局如何,跨境这片战场上从此少了一个争夺者。


自2014年以来,政策层面一直在释放跨境贸易红利,这次的税改带来的是红利还是暴风雨?


或者更直接点,会引发「跨境新熔断」吗?


情不情愿,税改就这么来了


3月24日晚间,三部委发布了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改政策: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将由原来征收行邮税改为征收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单次交易限值由行邮税政策中的1000元(港澳台地区为800元)提高至2000元,设置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为2万元。


早在2014年7月,海关总署先后出台了《关于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进出境货物、物品有关监管事宜的公告》和《关于增列海关监管方式代码的公告》。即业内熟知的 「56号」和 「57号」文,从政策层面上承认了跨境电子商务,也同时认可了业内通用的保税模式,此举被外界认为明确了对跨境电商的监管框架。


2016年两会上,总理政府报告也多次提到发展跨境电商。跨境电商正式被分为五大阵营:


第一大阵营以京东、天猫、聚美、网易、唯品会等电商巨头为主。

第二阵营以蜜芽、小红书、蜜淘、达令、洋码头、菠萝蜜等创业公司为主。

第三阵营以大量中小电商和B2B服务商为主。

第四大阵营以物流服务商为主。

第五大阵营以仓储、保税服务商为主。


有了之前这些铺垫,4月8日「驾到」的税改政策,其实早在预料中,众人好奇的也就是具体的调整方案而已。


但这对于跨境行业而言不啻是一枚深水炸弹,之前热炒的各种「新模式」到了最后存亡的时间。


从2014年跨境元年到2015年的全面爆发,2016年才开始,就被税改「催着洗牌」。

曾经的爆款品类现在有点烫手


从2014年10月起,各路人马纷纷布局进口电商。


互联网江湖大佬如天猫、京东、网易、唯品会等纷纷强势涉足跨境电商。特别是聚美全业务转型更是搅浑了跨境市场。另一方面,创业公司纷纷加快融资步伐,IT桔子数据显示,仅2104年就有48家选手入场。而跑在一线的如蜜芽、洋码头,小红书都已相继走到C轮千万美元级别融资阶段。


起初,跨境电商是奶粉、尿不湿、低价位日韩化妆品的代名词。各家在这些标品上的价格战,打得不亦乐乎,顺利打开消费市场的同时也完成了早期用户教育。这两年疯狂剁手「黑色星期五」便是最好的证明。


但正是这些最能吸引流量、创造GMV的品类,税改实行后,受到的冲击最严重。


以花王尿不湿这一产品为例,税改前一包单价约为120元,消费者买4包的价格是480元,尿不湿行邮税率10%,那么应交税48元,但因为没有到50元行邮税的起征点,所以相当于纳税为0。税改后,无论总价值是否到500元,都需要交11.9%的税。四包则需缴纳120*4*11.9%=57.12元。这部分钱会增加到消费者头上,也就是说原来消费者买四包尿不湿需要付480元,现在需要支付557.12,比之前涨了11.9%。


照此计算,新税制施行后,此前小额交易的食品、保健、母婴等品类缴税额度都将上涨。而且随着税改新政的出台,免征50元所对应的套利空间将大大缩小,很难再出爆款。


主打跨境零售的鲜LIFE,创始人肖欣就直言:「大量中小企业会在这轮洗牌中转型甚至关闭。如果跨境电商平台想要维持原有毛利率不变的话,一般商品的价格将上调至少15%,部分商品甚至接近50%,其中以母婴类商品为主。」


事实上,近期不少跨境电商平台开始打折促销,如贝贝网推出全球购纸尿裤专用券,打出「搬空保税仓」口号;麦乐购直言「税改前最后一次囤货大促」,上线免税疯抢节等。


不过,这一轮最先冲击的当属保税备仓平台,新政以后他们的低价格守不住,会最先失去竞争力。爱核淘创始人麦瑞林爆料:天猫国际一知名品牌商,得知新政消息后,连夜订了船把保税仓的货全拉了回去。「那些保税备仓的同学,这两天都在拼命做活动,清保税仓的库存。」


对于之前利用行邮「套利」的电商平台,税改新政将会是当头棒喝。波罗蜜联合创始人许胜表示:「50元免税额度取消后,平台商品与自由贸易模式之间的价格优势将会被拉低,平台难免要进行品类调整,寻找新的优势。」


网易考拉海购方面认为,税改后虽然部分商品的税率较之前有所上升,但整体上调幅度有限。此外,如美妆、护肤品等商品的类目税率有所下降。


先行一步革自己命的才能笑到最后


税改前,标品商品作为多数平台的流量入口生意,他们利用免税的政策红利烧钱获取流量继而博取资本青睐。但税改后不少平台不得不另谋出路,非标类、个性化商品成为首选。

对此,波罗蜜创始人张振栋表示:「对于只赚政策倾斜中的红利的海淘公司,接下来会非常难受。若不及时转型,将面临商业模式的崩溃。」


之前采访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时,他就说真正检验一家跨境电商平台实力的标志是在非标品的采购和经营商。所以纸尿裤价格战的时候,洋码头也在积极扩品类,只是今后应该需要加强供应链上的管控了。


在众人都在担忧跨境母婴电商在税改后的发展时,贝贝网的张良伦认为税改对母婴影响不大:奶粉纸尿裤是刚需,产品比较重要,是否购买受价格影响比较小。」


蜜芽创始人兼CEO刘楠也不同意利空母婴的说法。不过,从蜜芽目前的动作来看,似乎刘楠是有底气说这样的话的。蜜芽今年开始围绕线下实体店做一些战略投资,去延伸对母婴人群的服务宽度。而除了电商,它在游乐、医院等方面都在探寻合作,比如战略投资悠游堂、进驻美中宜和医院开线下店等。这些都是在母婴人群的服务宽度上去做更多的触达,可以说在刘楠的规划里蜜芽做的是有着连续性人群的生意了。


在刘楠看来,化妆品和轻奢将收到打击:「最利空的是百元以内的韩国化妆品,从免税到32.9%的税,以及2000元以上的品类如轻奢,例如那些保税区自营备货的巴宝莉风衣和包包们。」如此一来,早前聚美转型全品类经营还是有政策嗅觉还是不错的,只是现在身陷私有化困境的聚美,估计很难主动迎战了吧。


在今后的品类选择上,爱核淘的麦瑞林指出:保税仓今后会储备便宜的重货,而在海外仓储上会极大扩充SKU。换句话说,从消费升级的角度来看,海外仓的直邮模式会更有前景。


跨境电商从业者陆飞对这次税改持乐观态度:「从政策上看,新的品类会起来,奶粉等炮灰产品会降低热度,基于保税仓的商业模式要洗牌了,直邮创业公司会成为资本新热点。并且对于C端和B端来说都是洗牌,这个时间段内投资人也只会观望,退去,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在肖欣看来,税改的变化,并不意味着跨境电商没机会了:「海外的不少商品,在品质、设计感、品牌内涵上,都胜于国内商品,消费升级的到来,中国的消费者已经适应并接受海外商品。并且,多年来,很多人已经养成购买全球化妆品、奢侈品、家居品的习惯了。」


消费升级时代,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美好、品质买单,如果税改能让跨境电商「甩掉」跨境这顶帽子,回归电商服务的这个根本,那我期待它早点开始。



- 20160329 No.1137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戳「阅读原文」,报名链接就跳出来啦~

查看原文    阅读数 137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