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新融资为孵化器正名,它决非二房东,理应提供更多服务⋯


文/B12 挠乱天下


不久前,良仓孵化器完成了一轮融资,拿了来自阿里元老级别知名投资人的天使投资。良仓也成了杭州第一家拿到投资的孵化器,并且是在孵化器泡沫正在被戳破的时候。


良仓和梦想小镇的一周年


3月25日是良仓孵化器一周年的生日,良仓的创始人之一山大站在台前,与入驻仓内的创业者和各路朋友一起为孵化器过生日,他感概了一句,这一年过得真快。


的确,一年前,良仓所在地梦想小镇刚刚建成,就在三个月内,梦想小镇从一片泥泞迅速脱胎。良仓开仓那天,也是梦想小镇正式开放的日子,各式各样的人来去穿梭。一边是工人提着鲜黄的安全帽站在屋檐下抽烟,一边是喜喜洋洋的创业者三五成群呼朋引伴。良仓都被挤爆了。


那天,省长李强、市委书记龚正带着一群人在梦想小镇视察,记者们的长枪短炮一路追来,最外围的创业者就踮着脚尖兴冲冲的样子。


一切那么梦幻,那时候的每个人似乎都相信,这就是创业最好的时代。


咖啡吧一旁的长桌周围,围坐着二十来个创业者和投资人,这是第43期良仓三人行的活动,由投资人针对具体项目做评议,思考行业走向,每个人都聊得认真,做着手势来帮助表意。


一年以后,共有60多个项目在良仓来往进出之后,良仓终于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这不见得是创业最好的时代,却是一个完整的创业江湖。


在这里,主角终究是那些在逻辑上行得通、在执行上稳准狠的项目,而良仓要做的,就是帮助这些项目加速成长。


创业不是一件梦幻的事情,孵化器也不总是鲜衣怒马的样子。


一个豪华配置的团队

孵化器是一件苦差事,也有人说直接地说,他们几个人出来做孵化器,真是大材小用。


的确,材是大材,良仓孵化器的四个创始人分别是:


的确,材是大材,良仓孵化器的四个创始人分别是:

山大,阿里第85号员工、阿里技术协会负责人;

俞朝翎,阿里中供全国总经理,中供铁军文化的缔造者;

苏杰,前阿里产品专家、《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作者;

大象,盈动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从这四个人的各自擅长,给了良仓一个梦幻配置:山大能够为创业者提供技术指导,为孵化器找来阿里人脉,苏杰最长于打磨产品,大象给了孵化器投资人视角,俞头最强项是销售地推。


至于小用,细想来,做孵化器真是件体力活。孵化是面向创业者的一种服务,硬件上提供办公、休息场所,以及网络等等服务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提供各方面的软件服务。


《如何定义孵化器》的作者梅晨斐同时是STORIES孵化器的联合创始人。在考察了全国大大小小各种孵化器之后,他发现,孵化器不是二房东,而应该是智库,是咨询公司。


对创业公司来说,场地不是最核心需要解决的问题,大多数创业公司死掉的原因主要是:创始人吵架、产品不过硬、找不到商业化的突进,所以这些问题应该由孵化器提供智力支持。


对良仓的运营者来说,最花费经历的,恰恰就是这些智力支持。这些智力支持可以分为外界资源的接入和内部团队之间的碰撞。


在内部,良仓会定期举行CEO小聚,让入驻的创业者能够互相交流,良仓梦想班,则是把仓内不同公司同一岗位的人聚在一起,让他们突破公司的界限去获得这个岗位的知识经验


对外,良仓会定期举行良仓三人行和公开课。三人行已经举行了43期,良仓会邀请优质项目和精通这个行业的投资人来碰撞,着重行业观察。公开课则是干货和实操经验的分享,即便是去年冬天杭州最大的一个雪天,公开课也如期举行了。


如今负责三人行活动执行的是一个90后姑娘,人称霜姐。霜姐雷厉风行,有些天不怕地不怕,还时常批评老板山大,把山大说得只能点头称是。在「平等」和「就事论事」这两件事情上,良仓团队就是一个创业团队。


这个团队已经拥有了十人之多,对普通孵化器来说,两人的标配,三四个人是顶配,那十个人这的就是豪华配置了。对此,山大很自豪,他希望每个人能够在其中各司其职,针对孵化器的岗位安排,他甚至有建立一套可复制的标准的野心。


不同类型的孵化器,和不同类型的死亡


仅仅是下了苦功夫,就能拿到融资?那良仓的故事就只是一碗感动中国的无良鸡汤了。


从孵化器,到加速器,再到众创空间,名头一直在变,但成熟的孵化器类型始终只有四种:以腾讯、百度旗下孵化空间为代表的企业平台型;模仿YC模式的“天使+孵化”型;wework模式的开放空间,桔子空间就是其中的典型;第四种就是是垂直产业型。


根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国内新增各类创业孵化器4000多家,而在2015年之前,28年来的孵化器数量总计还不到1600家。孵化器之热一度让人怀疑,创业者不够用了。


在今年年初,泡沫应声而破。今年年初,深圳孵化器「地库」的关闭就是一个典型。位于深圳南山的「地库」拥有1000平方米、5个办公室和70个开放式工位,但在运营期间,工位从未坐满,一场活动只有两三个人参与。四个月后,因为入不敷出,「地库」关闭了。


「地库」面临的问题也是大部分孵化器所遇到的问题,同质化严重,入住率低,而归根结底,是孵化器收入难以覆盖租金,说到底,还是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盈利模型。


梅晨斐已经预见到了孵化器的死亡潮,从他自己去年年中自己开始运营孵化器,他就发现这件事情并不好做,有大批玩家涌进来,就一定会有一批孵化器死掉。在他看来,孵化器难做的核心问题就是,创始人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想提供全方位服务,就意味着什么也提供不了。


苏杰对此很认同,对一家孵化器来说,核心就是促进创新。所以良仓的野心就是中国的YC。对此,良仓团队从不拐弯抹角,他们承认,自己更偏好非草根创业者。因为你能够孵化出什么样的项目,才是对孵化器的最直接证明。


非草根创业者不仅对自己项目的把控力远比其他人强大,甚至还能够为同驻在舱内的其他小伙伴提供帮助。


以投资人的要求和视角来做孵化器,是良仓多方权衡之后选定的道路。刘昕就是良仓团队中的投资经理,他平均每周会看十来个项目。与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一样,他看项目也挺挑,要求入驻的项目即有成长性、有创新力,还要有强大的团队。不过,对良仓来说,那些能够为其他创业者提供帮助的创业项目,同样能够获得青眼。


良仓的最终价值并不在收租金,而是想通过舱内项目增长起来获得价值。好项目吸引更好的项目,建立起一个良性循环,也许这才是良仓能够获得投资的最重要原因。


重现一个江湖


其实,我并不喜欢一年前那个被看客挤爆的良仓,那个处处闪光灯和嘈杂人声的良仓。


媒体总是喜欢看热闹,追逐热闹。但良仓的真实情况并非一团热闹,而是玻璃门挡住了会议室里创业者的争执,是噼噼啪啪键盘的敲击声,是良仓角落胶囊公寓里传来的规律呼吸声,也是三人行使大家看着发言者的专注眼神。


良仓正在重现一个江湖,一个一点也不耀眼的江湖,这才是创业者的常态,是泡沫之中,正经做孵化器的人想看到的样子。


想了解究竟该如何定义孵化器,如何做好孵化器,孵化器能为你带来什么,你又该如何挑选孵化器,本周四B12大话,我们邀请了《如何定义孵化器》的作者梅晨斐,对话良仓创始人山大,为你全解剖,你能与孵化器发生的故事。


主办方:B12

合作伙伴:地心引力新媒体工场

时间地点:3月31日(本周四)19:30-20:30,B12微信群内直播

参与方式:扫码加Mr.B12个人微信。大话现已升级,请私发一个12元及以上的红包,方可进群。欢迎转发朋友圈。



- 20160327 No.1135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查看原文    阅读数 136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