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盛阳股价暴跌9成谜底隐现 ,“明天系”旗下互联网借贷平台卷入漩涡

最近11个月股价暴跌近9成的新三板公司枫盛阳(430431),大有将“明天系”证券公司恒泰证券旗下的互联网借贷平台恒普金融拖下水之势。


作者:田刚

本文首发于野马财经(yemafinancial.com),如需转载,请联系野马财经取得授权。


枫盛阳又一次对投资者违约了。

 

新三板公司枫盛阳(430431)的最近一次公告称,因尚未调查清楚事项对枫盛阳的股价存在较大影响,预计最晚恢复转让日为3月28日。此前,该公司股票自2月29日下午开市时暂停转让,称恢复转让的最晚时点为3月7日,而后又将这一时间延后到3月14日。

 

该公司却在此前不到11个月的时间里,股价从最高点24.3元最低跌至2.19元,在停牌前收盘于2.85元,跌幅近9成。而在2月3日和4日,以及2月25日和26日这两个连续交易日区间,枫盛阳股价的区间跌幅分别高达24.64%和24.88%。

 

疾风骤雨般的下跌,震惊了资本市场上一众小伙伴,其中就包括枫盛阳的主办券商华龙证券。该券商在2月26日晚间紧急公告称:“针对枫盛阳股价异常波动情况,华龙证券通过多种沟通方式,积极联系枫盛阳的相关工作人员,截止目前,未获得有效信息,相关人员表示枫盛阳尚在对股价异常波动情况进行调查,尚未取得明确结论。

 

针对公司股价异象,枫盛阳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公司正在正常运营,有异常会发布公告,一切以公告信息为准。”同时,对于主办券商发布公告提醒风险一事也表示:“目前公司正在跟主办券商进行沟通,近期会有公告发布,投资者近期可以关注。”

 

1暴跌谜底隐现


尽管枫盛阳并未对外公布任何经营异常情况,甚至在3月1日还发布了业绩预增公告,披露2015年实现利润同比增幅约在24.34%,并描述道:“公司加大研发投入力度,实现产品升级换代,公司产品向系列化、创新化发展,整体增强了产品市场竟争力。”但是枫盛阳果真如此“积极向上”吗?市场经验告诉我们,凡股价异象,必有妖孽。而枫盛阳的“妖孽”之处,从财务报表上看则指向其现金流量。

 

枫盛阳的全称为天津枫盛阳医疗器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医疗器械的批发和销售,早在2014年1月便在新三板挂牌,主办券商即华龙证券,并在2015年4月变更为做市转让方式,做市商包括上海证券、东海证券和光大证券。

 

根据其招股书等公开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在枫盛阳挂牌交易前的2013年末,货币资金余额多达4797.95万元。挂牌交易之后,公司又分别在2014年7月、2015年5月和9月实施了3次定向增发,合计募集资金超8000万元。此外,该公司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也分别高达2355.07万元和1429.79万元。

 

这些经营积累和资本运作,本应当给枫盛阳带来相当大的现金来源。但事实上,从财务数据来看,在挂牌后并未实施过任何利润分配的情况下,截止到2015年上半年末,枫盛阳的货币资金储备却仅剩下1366.73万元。通过经营积累和对外融资获取的巨额资金,并未能够保留在枫盛阳的账户当中。这些资金去了哪里?

 

从枫盛阳的资产构成来看,占用流动资金最多的项目是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其中应收账款在2015年上半年末高达8528.49万元,是2013年末的1344.08万元的6.35倍;但另一方面,公司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的销售收入为8903.05万元,相当于2013年全年的1.13倍。可见,枫盛阳的应收账款增速明显超过了销售收入增速。 

 

从公司主要应收账款客户构成来看,“天津市贵通达元商贸有限公司”以1996.7万元的余额位列第一大欠款客户。枫盛阳披露的历史业务数据显示,该公司与此客户建立购销关系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12年。枫盛阳在2014年1月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天津市贵通达元商贸有限公司”在2012年就以196.81万元的采购额,成为枫盛阳当年的第5大客户。

 

枫盛阳的主业是销售医疗器械,那么其下游客户,包括“天津市贵通达元商贸有限公司”也必然需要具备医疗器械经营资质。但事实上,从工商注册资料中查询到的结果显示,注册成立于2011年4月的“天津市贵通达元商贸有限公司”开始并没有医疗器械的经营资质,直到2013年1月17日办理的工商变更中,才在经营范围中新增了医疗器械类业务。

 


资料来源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这也就意味着,枫盛阳在2012年向“天津市贵通达元商贸有限公司”销售近200万元医疗器械产品的时候,该客户实际上是处于超范围经营状态。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枫盛阳的财务报表还隐藏了一些诡异之处。

 

该公司财报中另外一个吞噬资金的“罪魁祸首”是预付账款。相关财务数据披露,枫盛阳2015年上半年末的预付账款科目余额高达4623.67万元,相对于2014年末的92.78万元,暴增了近50倍。

 

对此,枫盛阳在其2015年半年报中披露了相关信息如下:“增加新的保健治疗服务项目,为此需要购进国外先进的治疗设备,由于进口环节较多以及售卖方开票量的限制,造成款已付而票及实物未到的情况,此因素造成预付增加2008 万,占期末总预付款的43.4%上”,同时,财务报告附注详细披露了这笔预付账款对应的供应商名称为“天津众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也就是说,枫盛阳向“天津众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预付了2008万元采购款,用于进口保健治疗设备,是导致枫盛阳预付账款余额猛增的最主要因素,在正常情况下,这家供应商至少应当是具备医疗器械经营资质的。

 

但是天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共用一套“天津市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查询”系统,其中记录了全部具备药品及医疗机械经营资质的企业主体信息,但是在这一系统当中,并未能查询到“天津众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

 

同时,导致枫盛阳预付账款大幅增加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即“公司经销的商品源头已经发出涨价的通知,为了保证我公司采购商品的价格稳定,要求供货商在涨价前超计划囤货,但我公司的供货商提出必须提前付款以降低风险,故形成正常商品的预付款增加较多,此因素直接形成预付增加2343 万元,占期末预付款50.7%。”

 

但注册会计师宋振宇认为,枫盛阳这样的说法却站不住脚。

 

他表示:“首先,如果需要囤货,枫盛阳为什么不选择自己囤货,而是出钱给供应商、让供应商来囤货?公司一方面出钱,另一方面却承担着能否按期到货的风险,这样的做法不大正常。况且,如果是迫于涨价压力而提前备货,也可以同样要求自己的下游商家也来出资备货,为什么要独自承担资金压力和风险呢?”

 

此外,不正常的还有枫盛阳的运输费用。根据2015年半年报的披露,当期计入到销售费用中的“运输费及其他”金额仅为2.58万元,而上年同期则多达60.47万元,运输成本的大幅下降对应着该公司的运货量出现了大幅减少。但是,该时间段枫盛阳的销售收入却同比增长了21.88%,两组数据之间匹配程度很低。

 

“对于生产型企业,耗水耗电量是评判其实际生产规模的重要参照,”宋振宇对此指出:“而对于枫盛阳这类商品流通企业,运输需求是销售过程中的刚性支出,运输费应当与销售量的涨落同向变化。在销售规模同比增长21.88%的条件下,枫盛阳的运输费却骤降9成以上,这就显得不同寻常了。”


2”躺枪“的”明天系“互联网借贷平台恒普金融


暴跌之下无完卵。枫盛阳的股价在不到11个月的时间里暴跌了近9成,不仅套牢了此前3次参与定向增发的机构和个人,甚至还将“明天系”证券公司恒泰证券旗下的互联网借贷平台恒普金融拉下水。

 

枫盛阳披露的公告显示,2015年12月26日,公司创始人及第一大股东刘金玲向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质押了1000万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六分之一,质押期限为收到借款之日起半年。紧接着,恒泰普惠就在今年1月5日推出了一款名为“新三板-枫盛阳-质押-512091”的理财项目,投资期限为6个月,预计年化收益率为8.1%。同时根据该项目的介绍借款人系天津枫盛阳医疗器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以其持有的1000万股股权作质押,借款3000万元。

 


 
资料来源恒普金融网站

 


资料来源恒普金融网站

 

查询工商信息及相关网站获悉,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4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主营互联网借贷业务,其运营的网站为恒普金融;恒泰普惠唯一的出资人为“恒泰先锋投资有限公司”,而恒泰先锋是恒泰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也即恒泰普惠是恒泰证券的全资孙公司。而恒泰证券在2015年以“恒投证券”为股票简称登陆香港资本市场,股票代码HK01476,披露的股东为“明天控股”及旗下中昌恒远及上海怡达等公司,“明天系”为实际控制人。

 
资料来源于恒普金融官网

 

从这些数据来看,相当于是刘金玲以1000万股枫盛阳股票为抵押,换来了3000万元借款。在双方签订合同时,枫盛阳的股价还高达9.19元,对应质押率为32.64%,且在风控措施中还设置了补仓线条款,看似风险不大。

 

但是连续暴跌的枫盛阳股价,却将恒泰普惠变成了“裸泳者”,将这款理财产品的风险完全暴露出来。今年2月4日,枫盛阳股价收报在了4.8元的补仓线之下,该公司随即在2月18日发布了补充质押公告,刘金玲又向恒泰普惠新增了33万股质押股份,合计向恒泰普惠质押了1033万股股份。但是以枫盛阳停牌前2.85元的股价计算,1033万股股份也仅价值2944.05万元,连3000万元的本金尚且无法满足,更何况还有121.5万元利息呢?

 

针对暴跌导致质押股票市值缩水的情况,恒泰普惠可以继续要求刘金玲补充质押股份,但是可操作的空间也并不大。就在枫盛阳停牌之后,刘金玲又在3月4日实施了一宗股权质押交易,将所持的1471万股股份质押给了自然人张慧。至此,刘金玲累计质押股份数量达到2958.6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77.53%,剩余可用于质押的股份市值已不足2500万元。

 

除此之外,恒泰普惠只能期盼枫盛阳的股价在未来出现上涨,以提高其理财项目的增信额度。对此,阳光私募基金经理、理财规划师何金子却表示忧虑:“现在枫盛阳的情况是大股东质押率很高,包括此前参与定增的投资机构,以及提供股权质押贷款的恒泰普惠,这些对手方都是明摆着看得见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又有多少投资人愿意来给他们当解放军?”

 

此外,枫盛阳还于3月5日发布了一则《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承诺不减持公司股份的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刘金玲承诺所持股份在未来6个月内不会在新三板二级市场主动减持,希望借此能够为公司股价“维稳“。但是何金子却认为此举对于枫盛阳股价的提振作用非常有限。

 

”首先,刘金玲所持股份中大部分都已对外质押,尚未质押的股份只有不足1000万股,再加上恒泰普惠后期很可能会要求其继续补充质押,就算没有这个承诺,刘金玲又有多少股票可供减持呢?其次,从承诺内容来看,也只是不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谁能保证她不进行协议转让?被质押出去的股票在经过大幅下跌之后,会不会被强行平仓?这都是风险点。“目前,枫盛阳仍然处于停牌状态,且将最晚恢复转让时间从原定的3月7日推迟到3月14日。该公司的未来以及股价的后期表现,最终是否会导致恒泰普惠的理财项目到期无法偿付本息?枫盛阳在复牌之后,还有怎样的手段稳定股价?我们将继续关注。

 

尹振茂对此文亦有贡献。



查看原文    阅读数 1122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上市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