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请了十来位「素人」体验VR,结果是...

文/B12 莎士哔哔


这个周末,我们邀请了十来位「素人」体验了一发VR。


结果应了人类百年以来一贯的经验,第一次总是快速,伴随着疼痛,略显寡淡,没有高潮。


而我原本以为,这间让大家走进VR世界的小咖啡馆,就如当年卢米埃尔兄弟第一次播放小电影的咖啡馆一样,成为一道捅破了现实的虚拟关卡,体验者会像当年一样,看到屏幕上火车往自己开来,就惊惶地跑开。


第一次自然到不了高潮


事实是这样的:


在试过一款链接PC的VR眼镜,玩了一块射击游戏时候,不日碰碰的「素人」小伙伴,在摘下眼镜的时候,各自说了下面一番话:


1、感觉真的像在浮潜,就像看海洋的画面和自己潜水下去的差别

2、转晕了。其实看到的就是比较近的屏幕,画质也不太好,就像老式游戏厅的画面,直接撞在你的脸上

3、脑袋转得快的时候,视线会比较模糊

4、「射」得蛮爽

5、关键是分辨率不够,加了透镜之后,颗粒感变得比较强,其实和手机玩游戏相比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

6、我感到有千万只草泥马冲着我奔腾而来

7、勒得慌(说这话的是一个圆脸小胖哥)


随后,我们试玩了可以放置手机的简易版VR眼镜,看了小视频,玩了小游戏,还进入了一段360°全景视频里,感受了一下你头戴竹蜻蜓悬浮在空中的视野。而蓝牙操作手柄因为学习成本太高,只能被放弃了。


大家都表情丰富,唯独以下这位投资人,可能是神经末梢极度不敏感导致信息感知,并且转化成电波之后传输时间过长、消耗过大,简称「迟钝」。





在事后的对话过程我们发现,这位投资人的表情,其实就是在做「2小时质检员」们的内心写照。开始对话,大家就自然进入了一起来找bug的过程,意见如下:


渣像素。平时手机和电脑上的内容都是高清,而现在的VR内容,让人回到小时候看小电影的视觉感觉。


视频有边界,甚至甚至被拉伸,让人觉得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视频产品。虽然目前体验不好,但是有未来。


玩的小游戏,没有游戏性,没有操作性,没有控制杆,只能用眼睛来看,而且眩晕感太严重,只能射击。


全景看手机视频的时候,低下脑袋,手机水平仪就自动把画面翻转了(这位同学并不知道要吧手机重力锁定)


虽然视觉上确实有立体感,但是感觉到很晕,很涨


要把VR变成头部操作的游戏和视频,出发点有问题,似乎是在让用户在不断地使用头部。虽然是使用头部来说最方便的。


总结来说,在一波又一波的媒体冲刷之后,大家都相信,VR是未来,而目下的体验又让我们发现,现在只是VR的1.0版本。


元年?


高盛的说法,到2025年,VR/AR将是一个800亿规模的市场。易凯资本王冉断言,「我毫不怀疑,2016年是VR产业的元年」.


没错,2016年是VR元年,元年这个词语即意味着即将到来的爆发,也意味着眼下的蛮荒状态。归结起来,问题就是「穿戴设备的不适」、「视觉效果的初级」、「互动体验的初级」、「PC、手机等配套设备级别不够」,以及「内容缺乏」。


当媒体鼓吹VR,投资人占坑的时候,我们被洗脑了,VR就是一项大众技术,而非小众产品,它会用最切实的方式来改变我们的世界。


然而,我想说,目前为止,VR,包括硬件和内容,它的体验难以超出预期,目前为止,它不能创造一个超过现实的视觉奇观,也无法让我们在新鲜感之后能够持续使用,因为每一次使用VR眼镜都是一个很隆重的过程,设备准备,再加上佩戴,它所带来的麻烦,似乎与它创造的视觉奇观不成正比。


这是输入的问题,同样还有输出的问题。VR眼镜通常需要头部追踪和眼部追踪设备,在不借助外部工具的情况下,操作过程就会由头部和眼部来完成。这固然是一个理想的互动方式,但在具体体验中,让人感觉非常刻意,操作本身无法带来快感,这让大部分游戏看起来就像是为了头部操控而设计,本身并没有什么游戏性。


说到这里,也许你会怪我们体验的产品有问题。事实上,为我们提供产品体验的公司是映墨科技,早在2011年初,他们就进入了VR市场,并且终于在今年,等来了风口。映墨科技从一开始就是技术主导的公司,他们已经独立开发出一整套VR游戏设备,有CS套装和星战套装。只是,在进入到面向C端的可穿戴消费品,他们仍然面临着成本和体验相矛盾的问题,以及从高科技到大众生活的鸿沟。


以上种种体验的不舒适,在Google cardboard上同样存在。至于Facebook的Oculus,三星的Gear VR,微软的HoloLens,HTC的Vive,以及索尼的PlayStationVR等等,依然是以新鲜玩意儿的样子存在的。


我们愿意相信,虚拟现实是未来,但是,抛开投资人、媒体人、互联网创业者等等具体身份,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我们并不是什么未来主义者,我们没有义务去容忍各种糟糕的体验,为未来买单。毕竟,仅仅因为技术预示着未来,就以如此稚嫩的面目闯入大众消费品之中。


巨头有实力用时间和金钱教育市场,而创业者并没有。


吓尿?


也许,在三五年之后,成熟的VR会成为我们的另一个现实。如果我们穿越到那个时候,就有可能吓尿。这里有必要提一提「吓尿指数」,那就是如果你穿越到下一个时代,会被那时候的技术吓尿。


想来,如果VR仍然是一个厚重的头盔,一整套的外部设备,或者我们只能用进入一个基于视觉的虚拟世界,恐怕,并不足以吓尿我们。


但对虚拟现实,或者增强现实也好,我们依然充满期待。毕竟,虚拟现实是人类一百五十万年来的旧梦。我们在用各种各样的媒介,通过刺激眼球,蒙骗大脑,构筑出一个自由的虚拟世界。


从尼安德特人的岩画,到文字这种全新的编码方式,创造了《肉蒲团》《金瓶梅》这样的迷幻世界,接下来是油画、照片,再到电影、电视,对听觉的刺激也加入进来,到了今天已经普及的最高阶屏幕,下一步是VR?是AR?


这场旧梦继续做下去,有一天,我们总将会拥有一个与现实相平行的虚拟世界,那时候,会是《黑镜》变成现实?还是梦中的田园社会?甚至是脱离文明伦理的哲学拷问?我保持好奇。


你说,那时候,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 20160304 No.1112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点击「阅读原文」,B12就跳出来啦

查看原文    阅读数 88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