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路潮暂落,两会代表如何让互联网金融再出发?



刚刚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互联网金融,一端关系着国家金融行业的稳定,另一端牵扯到百姓口袋子的安全,因此,在此次两受到了许多代表的关注。


整理发现,代表们的提案大都集中在互联网金融未来的监管方向、实施细节上,2016,或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元年”。


互联网金融
两会代表相关提案


白鹤祥:“划定互金‘安全港’区分非法集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党委书记


互联网金融主要存在进入缺门槛、运行无监管;业务形式、经营范围边界模糊;客户资金安全缺乏有效保护;投资者保护机制缺失;网络和信息安全隐患较大等问题。他建议,一是完善市场准入管理;二是加强行为风险监管,划定“安全港”;三是完善资金存管机制,建立客户资金安全“防火墙”。




谢卫:戳穿“伪金融”:这4种平台千万别投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委员


可以从四个方面防范“伪金融”风险的暴露。一是发展以服务实体经济和普惠金融为目标的互联网金融;二是规范那些游离在灰色领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三是取缔涉嫌非法集资、自融、旁氏骗局等具有违法犯罪行为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四是严格限制互联网金融准入门槛,减少潜在风险的产生。




贺强:“联合监管”模式是互联网金融未来发展趋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广义的互联网金融包括证券、保险、银行理财等各种形式,因此对它的监管也应跳出当前由央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甚至各地金融办等各自为政分散监管的格局。贺强对记者透露,今年他的政协提案还在修改完善中,提案内容主要涉及互联网金融与股票市场制度建设等方面。




李东荣:要实现普惠金融,让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筹建领导小组组长


在看到互联网金融的成绩的同时,要保持清醒的头脑。金融业是一个充满诱惑的行业,始终在防范风险和化解风险。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而且在互联网的时代下,在信息科技高速发展的情况下,很多表现形式会更为隐蔽,风险的扩散更为迅速。这是当前金融行业面对的挑战。互联网金融行业也不可避免。




李克穆:以监管创新应对互联网金融创新

全国政协委员、保监会原副主席


首先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互联网金融是在线金融,监管难度大,风险传染也更为迅速,监管需要跟上,需要守住底线。既要在大金融的框架下注重协调监管,也要注重银、证、保各自的特点。其次,要注重监管创新。互联网金融提升了金融服务的效率,但效率往往是和风险成正比的,对监管机构而言是新的挑战。监管人员需要了解最新的信息化进展、互联网概念等,否则就跟不上形势。




刘明康:只有做小、做分散、做简单产品才能活下来。

原中国银监会主席、党委书记


现在出现的问题大多在于平台自身想参与资金往来。而一些平台做大资管业务,将平台作为通道,违背了互联网金融本身的发展规则。“只有做小、做分散、做简单产品才能活下来。否则就离死不远”。




刘世锦:互联网金融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提高全要素的生产率。互联网金融最重要的是解决信息不对称,如果能够在速度、精准、信息不对称等方面实现价值,才能在热潮之后留下有意义的东西。互联网金融行业看起来虽然“凉了一点”,但也很正常。在未来如果结合产业,实现产业互联网,将会有很大的空间,也才能真正推动供给侧改革。




马化腾:我国的分享经济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


分享经济的发展目前面临以下几个方面的制约。首先,对于分享经济的监管,仍然坚持传统行业的管理理念,不利于行业创新;其次,目前国内征信制度等配套制度不完善;再者,国内网络基础设施能力不足,影响社会参与分享经济的程度等。




潘刚:应推动建立新型农业普惠金融体系

全国政协委员、伊利集团董事长


新型农村普惠金融体系,可以从这些方面着手:一、由国家设立或指定专职机构,对龙头企业实施清单制管理,建立新型农业普惠金融体系;二、鼓励农业龙头企业设立普惠金融机构,为三农打造内生性融资动脉;三、由国家设立专项基金,缓释产业链普惠金融的风险,提高金融支持的普惠率。




唐宁:大数据助普惠金融平衡需求

宜信创始人、CEO


金融技术与大数据、互联网技术的结合,为普惠金融提供了更多突破性的创新能力,助力破解金融要素资源供给与需求侧总量与结构的不对称,满足小微企业、个体经营者资金刚需。普惠金融因此增加了许多更加灵活、便捷、快速的因素,成为我国金融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优化人均产能、促进劳动力投放方面起到积极推进作用,成为供给侧改革中的重要环节之一。








查看原文    阅读数 714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上市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