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看小李子,有人在看我们

文/挠乱天下


几千万人在轮流嚼同一块口香糖,倒还真是能在别人的唾液里面尝出一些些甜味。


一个老梗的回光返照。


全民狂欢,那么现在,照例是「贤者时间」。


今日无新闻,唯一的热点就是,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他的奥斯卡小金人。不经意间看到的信息无不是他,大家不关心电影,不关心《荒野猎人》,甚至不关心奥斯卡,只关心这个多年的老梗会何去何从。


早上Uber司机的汽车电台在预测小李子得拿奖,朋友圈有人赌咒小李子不拿奖直播吃粑粑,到下午一点,直播吃粑粑的人松了口气,订阅号的编辑们就开始辛苦了。





看,落后的只有人民日报,当然,毕竟人家姓party。


影评类订阅号自不必说,新闻类订阅号就只是播报个信息,时尚类订阅号可以从小李子聊到其他美人儿的红毯装,锐利科技媒体能挖出小李子的投资人身份,人物当然做特稿,剩下那些定位不明的订阅号,就只能盘点一下小李子的25个超模女友。对,华数TV,我就是在说你。


而朋友圈也成了小李子的ins,鸡汤煮妇感叹他励志,段子手要抓住老梗最绚丽的一次盛开,再不济也要装的跟这位小哥很熟的样子,恨不能与他共情到眼眶泛红。借势营销者当然也要迅速跟进,在照片上打一个logo,说两句有的没的算是把小金人和自家产品扯上了关系。


微信已经一片欢腾了,淘宝也绝不落后,小李子领奖时候手上带了小红绳,立马有了同款,戴上它就转运,拿奖赚钱,走上人生巅峰,看到世界大同。



如果到这里你还能接受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可能真的能够恶心到你。


有个小伙伴因为M1905奥斯卡直播打不开,发现B站有链接,点进去一看,发现是个演播室,有个网红说捏个泥人奥斯卡送给小李,而这个直播间的名字叫做「G奶网红现场造人」。用他的话说,B站,竟然,在屎里下毒。




到这个份上,我已经感觉到非常不适了。热点就像一记重拳砸过来,你脑袋一偏躲过去,耳朵边上的风还没吹散,迎面就是一发散弹枪。信息的洪流看似是巨大的信息量,但其实,我们是被信息洪流所裹挟着。只要你不刻意经营你的信息获取通道,那么热点事件就会像一个雪球,越滚越大,滚过之出,什么也剩不下。


老梗将死,我们在小李子和奥斯卡这个老梗的葬礼上,尽情狂欢。


喧嚣你是躲不过的


的确,小李子拿奖激起了很多共鸣,一个拿生命在演戏的人,终于拿到了最高奖项,不用再装那副竞争对手拿奖是众望所归的表情。在我们意淫出来的世界里,这简直是一种救赎,合该全民一起感动,一起欢呼。


感动者可能只看过《泰坦尼克号》和《盗梦空间》,也许是因为被某个表情包所吸引了,去苛求任何一个看客会先做好功课再来发表意见,的确就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只是,为什么每一次都只剩狂欢呢?


媒介即讯息,媒介即隐喻。我想,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信息流转方式即讯息,信息流转方式即隐喻。


大众传播的轨迹进入到移动互联网,信息连转越来越依托于社交关系了,你的信息获取主要来自于社交圈。这意味着,我们把选择信息的过程,融近了我们选择社交关系的过程,而剩下来要做的,只是在扑面而来的信息中随意浏览,看到的世界将越来越接近你想看到的世界,而非真实的世界。


我猜,这会让我们变得越来越狭窄甚至偏执。看,一个又一个的热点,参与者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大,声音,自然也越来越嘈杂。最重要的是,任何热点,都可以因为激发了某种情绪而乍起,最后以全民狂欢骤落。对的,通常被激发的只有情绪,而非理性。


至于媒体,迎合热点从来都是本能,我们只会把聚光灯找到你们盯着的地方去。这一来二去,大家一起共谋了一场又一场喧嚣。


今日无新闻


我们就是这样被喧嚣裹挟的。


前天是我们都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


昨天我们又成了物理学家大谈引力波,还要分裂出一个人格来还上欠「民科」的一个道歉。


今天,我们比温斯莱特更为小李子高兴。


明天呢?不用着急,明天一定还有狂欢的由头,来,把酒端起来。


狂欢者不需要看奥斯卡直播,不用硬扯什么后现代解构,甚至都不必再搜索引擎上了解一下引力波到底是什么,我们需要付出的,只有情绪。时间就这么飞速地过去了,社会似乎也就在这些热点的裹挟中一步步进展着。


想起来去年在朋友圈曾经被疯转的一张照片:



在公民意识如此淡薄的前提下,交流环境又是完全以情绪为主导。我们在互联网上拥有相对开放的空间,但这个空间却不是公共领域,因为首先,市民们很难在其中交流讨论,出现最接近公众舆论的一致意见。其次,即便假设我们有能力去独立思考,自由交流,这一切的前提条件——自由言论,事实上仍然不存在。


新鲜出炉的指示,相比大家都学习过了:党媒姓党,加强网络党建,确保新媒体信党。人家要当你爹,你还不得乖乖叫爸爸。如此一来,娱乐化的方向成了最安全最稳健的路数,公共讨论?呵呵。


其实,恐怕要强行给新媒体冠上一个姓也算是必要性不大,因为我们只想生产大家愿意看的内容,只想参与或者诱导一场有一场的狂欢,只想通过话筒喊出一两嗓子,成为喧嚣之中的最高音。其实,不管是出于媒体引导和议程设置的能力,还是出于迎合观者的初心,大家爱看什么和媒体要写什么,一直都是蛋生鸡,鸡生蛋的关系。


好了,这一边是观众意愿,一边是主动迎合,一边是党媒姓党,从外压来的强力,和从内释放的无意识,已经在把公共空间存在的可能性,消磨得越来越渺茫。


所有的事件都会是一场喧嚣,这就是潮水的方向。好吧,抱怨社会、指责庸众,这听来实在有些杞人忧、天多管闲事、故作清高。


但是,大人物在忧虑似乎更有说服力。比如:「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何胥黎在《美丽新世界》里表达了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娱乐至死,尼尔·波兹曼说的真在理。


说道最后,你发现了么,本文,也在借势营销消费热点,只能呵呵自己一脸,对此,深感无力。看个段子乐一乐吧:



- 20160229 No.1108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抢B12小聚入场门票,速戳「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    阅读数 85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