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情色并不会让虚拟现实,硬上太久



文/B12  挠乱天下


入夜了,透过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透过电视新闻里政客激昂的演讲,你依然忍不住去注意楼上床板被挤压的声音,以及一个姑娘说不清是欢喜还是吃劲的呜咽。望望四面白墙,你准备好来一次隆重的自慰了吗?


对的,是隆重。带上遮住了你大半张脸的VR眼镜,挥挥手,似乎就触摸到了一块软软的皮肤。再套上一个逼真的模具,由着它跟随视频中的频率上下舞动。


作为一个没有penis的可怜少女,我很好奇,那时候的你,会想念捧着花花公子里的半裸少女,只用手解决问题的轻松一刻么?


以上似乎就是情色行业与虚拟现实杂交后,可预见的未来。


没错,情色小视频让VR硬了一时


这几个月来,VR已经火到让投资人们都忍不住想去占坑了。而情色则让VR变成了人人都想尝鲜的新奇物件。


2015年,北美小电影公司突然一股脑推出了大量制作精良、可以适应多种设备的视频作品。看看人们第一次体验到VR小电影时候的惊喜神态:


黑人小哥看到左边动态之后乐得合不拢嘴


 当大家看到「火山喷发」那一刻的时候,心疼那个男生


在国外,各类大小公司已经迅速上位,通过大量小电影,补足了VR产业链中的内容一环。在VirtualRealPorn这个创办于2014年的网站,每个月你只要花上7美元,就可以订阅其中的VR小电影。根据他们透露的用户数据,用户群使用的VR设备就是当下最火的设备:Oculus Rift、Google Cardboard和Samsung Gear VR,它们三分天下。


情色推动技术进步,已经变成了常识。《硅谷》调侃过,世界上第一部通过印刷机打印发表的小说是色情文学,还有超八毫米录像机、拍立得、家庭录像带以及我们熟知的流媒体视频点播技术,统统都由情色产业推进。


而当媒介发展到了VR这一环,情色又承担起了春药的角色。虚拟现实在丰乳肥臀之间,终于硬了一把,可以横亘在非极客的普通消费者中间了。


情色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提供了一种虚拟现实一直在寻找的使用场景。


归根结底在于技术限制。因为种种使用不便,VR创业者一直在受使用场景的限制。目前能想象到的应用沉浸体验的,主要在游戏和电影,以及垂直领域的旅游等等。


但游戏和电影所需要的技术手段还很受限制,旅游等垂直领域则不仅需要内容提供者,更需要有服务端的整条产业链配合。


那么一次自嗨,无疑成了最低成本且产业链最短的场景。因为从内容到VR眼镜,他们共同完成的就是一次视频播放。至于摄像和剪辑的技术问题,VirtualRealPorn的执行导演Linda Wells说,通过自己摸索就解决了,自己开发一套剪辑软件。再不济,往主角身上绑上几个gopro。看,情色推动技术进步吧。


而在使用场景之外,情色自带的焦点属性,让大家在好奇心和愉悦感的刺激之下,难免想要一试,这第一道门槛变低了。


当然,不仅情色行业让VR硬了一把,VR也让情色行业跨入了一个新台阶。从最早的小黄书金瓶梅、肉蒲团,到花花公子里长腿姐姐的画像,到PC上苍老师娇羞一笑,再到手机里的各种天马行空,让媒介进步不断延伸你的视觉,情色内容能够提供的体验越来越逼真。


而虚拟现实则让这种逼真更近了一步。VR的核心特征有三:沉浸感、交互性、想象力。哈,这不就是看片时的终极期待么?说到底,VR将是一种强大的共情机器,沉浸感和交互性做到逼真,想象力用来寻求突破,VR的特征与情色小电影的终极追求不谋而合。


据说,「大脑才是人体最大的敏感带」。而在虚拟现实的世界里,骗倒了大脑,身体自然就诚实了。


当情色内容让VR火了一把,杭州一位研发VR眼镜的创业者笑着说了句:挺好。


可惜,色情不能让VR硬上一世


春药能让你硬上一时,却无非领你进门,剩下的,终究还要靠自己。


我很怀疑,情色内容能让VR硬上一世么?对于大多数投资人来说,当然尤其是国内的投资人,对VR之热都叫好甚欢,但真要扔出真金白银,难免犹豫。原因有二:


首先,硬件创业从来就难,而在VR行业,硬件尤为难。国外已经有Oculus Rift、Google Cardboard和Samsung Gear VR三分天下,国内暴风影音那个号称要开始打广告的暴风魔镜抢占了市场先机,再加上腾讯介入,核心技术始终掌握在巨头手中,那么留给创业者的机会,最主要便是在内容层面。


其次,在内容和平台层面,当然就是政策限制。无论民间呼声多高且网络上暗潮丛生,与性相关的产业依然处在阴影之中,不得光照,再多雨露,也难滋养出一家改变世界的公司。在内容层面的VR创业沾染上情色,那可就是彻底涉黄了。王欣可还在里面呆着呢。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屏显这个层面,需要可穿戴智能设备辅助的VR可能认识是在媒介下一步变革的中间形态和过度环节,目前技术所能带来的愉悦感,与你所需要付出的不良体验,似乎仍然不成正比。


我最先接触到的要将VR技术与情色行业相结合的创业者,是一个很有趣的家伙,小乔不湿。大约是在两年前,他正在谋划一款飞机杯,可以通过与飞机杯的交互,与虚拟现实中的动画人物进行互动。


赶上最近这个热点,我兴冲冲去问他,才知道,早在去年三、四月份,他就搁置了这个项目。原因就在于政策风险。资本市场担心他的项目会触及到政策红线,这让他在硬件和内容层面都无法再继续下去。


愉悦永远都是生产力


好吧,项目搁浅了,但小乔不湿依然相信,现在看起来过分的事情,也许就是未来的方向。


的确,大自然安排了一个极巧妙的环节。为了诱使性交,达到种族繁衍的目的,自然为我们提供了性愉悦。当我们每个个体已经自立到不在受繁衍的目的所困,而可以自由享受情爱,那么愉悦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生产力。


当然,这背后有更巨大的社会效益,相比于唐宋的开放,今天的我们依然对性讳莫如深。但是有了互联网创业,有了VR的科技力量,情爱或许能用一种更知情识趣的姿势,渐渐走到阳光下去,变成一个更自由的社会话题,更本真的人类行为。


这背后,就是伦理的进化,对管控的反抗,以及对生活情趣的进一步升级。


情色不会让VR轻松跳过技术瓶颈,从此一泻千里。


但VR的科技之光,却可以让情色用一种更可亲的面目,来挑战我们忍受了太久的,庸常。


- 20160218 No.1097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想了解更多B12的资讯与观点,快戳「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    阅读数 119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