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彻底否定了O2O,你急了吗?你跳起来了吗?……看完文章再说吧

 


 

商户、用户、平台、物流,说来说去O2O无非就是这几个因素,平台在线上通过物流将线下的商户和用户连接起来。然而这个模式却在过去的几年里将很多行业互联网化,同时,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的结合也诞生了一系列新兴品牌。

 

“2015年的O2O是最如火如荼的一年,排在前1000名的APP,O2O的比例从27%增加到44%。”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说,“当然,2015年也是O2O相对比较困难的一年,死掉相当多的企业,有的人甚至认为90%的O2O企业都会死掉。”

 

无数O2O企业的崛起和没落,意味着一次次探索的成功或失败。一直以来关于O2O的争议都没有断过,有人甚至彻底否定了O2O模式,认为是伪命题。但是这个模式既然现在还存在,就有探讨的价值,2016年1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场颁奖典礼上,就有多位互联网从业者争论了这一话题。

用户的核心痛点是什么?

“回归到行业的本质,其实就是‘好东西不贵’。” 银泰商业CEO兼执行董事陈晓东说。再具体深究,可以分为以下四点:

 

质优便宜

O2O所涉及的行业有很多,但如果细化一下,对于外卖来说就是要好吃不贵,对于按摩O2O来说就是服务好不贵,对于洗衣O2O来说就是洗得好不贵。为什么说这一点是行业的本质,因为这是O2O企业得以生存下去的基础。

 

信息对称

以外卖为例,用户投诉中最不好解决的就是信息不透明、不对称的问题,因为平台再牛都不能管控每个餐厅的厨师,把控每个生产的环节,因为大部分O2O平台都是采取的和商家合作的形式。

 

物流准时

区别于B2C,O2O得以“发扬光大”的最大砝码就在于物流,从前O2O物流强调的是越快越好,而渐渐地,用户的需求已经从“快”发展为“准时”,因为用户一般所在的位置不是家就是工作单位,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存在。

 

服务到位

平台的价值,除了补贴之外,就是配送价值、服务价值。而一般来说,O2O的中高端客户是以服务为核心的,这也是最能够体现平台价值的地方。 

先做规模还是先做体验?

实际上,就算是先做二者中任何一个,也不可能将另一个完全弃之不顾。O2O做规模和体验二者不可兼得,却又都不能落下,难就难在规模和体验之间的平衡怎么掌握?

 

“规模越大,如果体验不好的话,只会加速死亡。”百度外卖CEO巩振兵不无担忧。百度外卖目前的准时率是97%,而超过承诺的30分钟送达,顾客就可以享受5折优惠,因为还有3%的用户是超时的,这就意味着每30天用户就平均被伤害一次。百度外卖之所以先做体验,是因为如果顾客体验不好很容易换平台。而如果把钱用在用户补贴上,多花10%的钱买到同样的用户规模,意义不大。

 

齐家网CEO邓华金表示,O2O的战略方向并不是看铺了多少城市、份额有多高,而是自己的运营效率是否有所提高、给用户带来的体验是否有所不同。如果没有沉淀能力,企业价值未必能够持续下去。峰瑞资本创始人合伙人李丰也论证了,从中国所有经济发展规律来看,用更高效和更好的用户体验解决服务行业的问题,基本上恰逢其时。 

标准化还是差异化?

拿外卖来说,不管是饿了么还是美团,都只接触餐饮行业最薄的信息层人流,把过去的商圈人流变成手机置换的链接人流。但是和打车不一样的是,外卖也好,其它行业也好,都不属于标准化服务,即使是同一个领域,一万家店有一万个标准。

 

巩振兵说:“我们想做的就是把这个行业的所有核心关键点想清楚,进行标准化。只需要发挥自己的特长,就可以把这件事情做成功。”例如对家政O2O来说,核心的点有两个:一个是产品标准化,而另一个服务标准化依然是个痛点,上门服务的阿姨本身没受过专业的训练,按照标准高效率地把地扫完、把玻璃擦完,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而如果家政O2O行业真的要开起家政培训的学校,专门进行人员标准化的服务,一个城市就有足够多能够提供优质服务的人,也许就会顺畅很多,但是现在远远没到那一步。

 

邓华金则表示,家装O2O最难改变的是线下,因为线下的程序基本上已经固定,针对的是成千上万的低技能的劳动者,想改变固有的习惯是很困难的,所以这个过程需要一步一步地去做。与齐家网合作的装修公司非常多,如果从2万名设计师里筛选出2千位设计师,到2016年年底可能有2万名设计师,这需要从20万的设计师里进行筛选,然后还要对行业的设计师进行培训。而且中国的装修施工是非常不标准的,任何一个施工队都有自己的方法,“由于从业人员不专业,齐家网的装修经理要到所有的工地去拆分施工的节点,把它变成标准化。” 

补充经济还是独立产能?

黄太吉现在整个公司70%的收入来自于外卖,这得益于第一批黄太吉工厂店。中餐的快餐化、快餐上游的标准化使得产能过剩,还可以利用品牌很强的优势帮其他人做品牌。单纯外卖产品,产品输出给黄太吉,黄太吉工厂店做最后一步加工,煎炒烹炸完全标准化,等于给行业做标准设施的建设,解决了信息流、配送流的问题,但没有解决生产流的问题。

 

黄太吉创始人任赫畅说:“大多数餐厅永远把外卖当补充经济,当然也是因为没办法像黄太吉一样,把外卖做成独立产能。”

 

对于其它的O2O企业来说,特别是低频的垂直行业,重度供应链也是必然的选择。例如齐家网作为垂直类家装行业,如果没有在供应链上建立壁垒,就很难在行业里生存下去。装修这个行业的价值链非常长,每个环节都要沉淀10%~20%的成本,互联网兴起以后就有机会缩短它的结构,通过规模化来提升优势。

 

体育O2O也是如此,然而在中国连体育场馆都不足的时候,发展就会面临瓶颈。北京一共只有几百个场馆,放在网上远远不够,面临供给端的问题,根本撑不起一套商业模式。

长按上图3秒钟,识别二维码关注

喜欢的话就点赞吧!↙

查看原文    阅读数 57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中国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