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借贷宝、胁迫商家、挖角腾讯,蚂蚁金服和阿里为何在四处树敌的道路上越行越远?

今天,蚂蚁金服在微博申明,九鼎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借贷宝旗下产品涉嫌虚假宣传、侵犯马云姓名权和传销,将正式向国家相关部门举报。而借贷宝也发声明,表示很委屈。



而阿里和京东、和腾讯的较量更是被外界熟知。阿里巴巴集团因在去年“双十一”促销活动中胁迫商家在淘宝和京东上“二选一”,被京东在去年11月向国家工商总局实名举报扰乱电子商务市场秩序,目前这一举报已经被受理,京东还在不停的更新进展。

 

去年622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春宁被深圳警方带走。刘春宁曾担任马化腾的总裁助理等职,后突然辞职入职阿里。后来的消息显示,刘被带走正是被腾讯方面举报。而关于刘被带走的原因,自媒体大V南冥一鲨曾在《阿里副总刘春宁被抓,背后有何隐情》一文中透露,有可能是阿里发布的支付宝9.0版本被认为是抄袭微信,因为增加了朋友标签,强化了社交方面的功能。此外,支付宝新版还增加了商家功能,将重新复活的口碑平台注入,要在生活服务O2O上大干一场。所以激怒了马化腾,有举报一举。

 

在这个开放、链接、合作的互联网时代,互联网起家的阿里,甚至被当做互联网金融领军企业的蚂蚁金服却走上了一条到处树敌,不可一世、独孤求败的道路,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我们先不回答这个问题,来看一看这个春节蚂蚁金服遭到的最大的争议和质疑。

 

毫无疑问,这个春节,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的PR们忙坏了。春节前,为了做好支付宝春节红包的宣传忙着请核心媒体去新加坡玩;春节后,又忙着安排核心媒体去杭州报道,以对冲春晚红包的质疑和批评声。

 

但是公关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要让负面发生。一旦发生,所有的努力只能是降低和减少影响,并不能掩盖掉事情。

 

有一个神评论如是说:支付宝玩微信剩下的春晚红包都能玩砸,花了2.688亿元发红包却收获骂声一片也是醉了,有钱人真是任性。

 

网上有篇文章说蚂蚁金服是脑子进屎了才会去赞助这么政治正确却难看的要命的春晚。但是,不管怎么说,支付宝通过赞助春晚一举让有效用户加了十个以上的好友应该是实现了,但是,春节期间有多少人发了支付宝红包呢?支付宝是不敢公布这一数据的。



1用户体验差


对支付宝红包汹涌的质疑声根子在于事情办得不漂亮。微信去年赞助春晚红包,是“摇一摇”红包,一个动作,很简单,用户体验很好。但是支付宝的“咻一咻”是一直摁,而且还时不时插播广告,看完广告也不一定能“咻”到红包,用户体验很差,第二天还有可能留下大拇指疼的后遗症。

 

微信赞助春晚是第一个吃螃蟹,发的也是真金白银的红包,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广告。支付宝发的是自己赞助商的红包,广告多的令人发指。

 

微信尊重传统,发的只是红包。支付宝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弄成红包,不伦不类,揣测上意这种硬贴上去跪舔的姿态令人作呕。

 

微信通过赞助春晚,要的是绑卡这个行为。支付宝想要的则是社交,而这是蚂蚁金服的母公司阿里巴巴(下称阿里)一直以来的痛。移动时代,社交才是入口,社交才是王道。阿里曾经重金砸向“来往”,但却失败了。在有了微信以后,大家完全不知道来往还能做什么,它的作用甚至不如“旺旺”。但“旺旺”只是买卖东西时候临时才会用的,没听说哪个买家和哪个店小二聊成了朋友,发展出一种社会关系或者陌生人社交。现在阿里正在重金打造“钉钉”但是现在的职场是需要分享信息的,大量的信息又在微信公众号或者新闻移动端上,钉钉的封闭令职场社交很不方便。而且,职场社交也是一个小众、细分的领域,商业价值很难与微信或者QQ比肩。



2奇葩的媒体关系


支付宝红包被媒体围殴,也可以说是长期积累的结果。


众所周知,阿里在过去几年中用“金元政策”在媒体圈中攻城略地,已经差不多拿下了媒体圈的半壁江山。




虎嗅网应该是科技媒体中质疑、批评阿里最凶的一家,阿里有没有被虎嗅网提出的质疑触动做出改变?我们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但是,我们看到了阿里买下了虎嗅40%的股权。而那些批评之声也随着投资销声匿迹。

 

这也是土豪阿里对待媒体的一个基本态度:买、买、买。买了之后难免要为阿里干些“脏活”。以阿里投资的一家移动端新媒体为例,在该新闻客户端上搜索京东的信息,全部都为负面新闻。每逢818、双11、双12的文章,都是京东强行清退商家、京东资金链受质疑、京东拐点已至诸如此类的内容。反正阿里投资的新闻客户端不算多,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索着看看,都是一个圈子的,这里就不公布这个新闻客户端名称了。



原《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在回答友人询问,为何在阿里12亿元投资一财之后选择离开一财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是一个中庸的人,一财在我任下基本上走得也是中庸稳健的路子,但是阿里投资之后,再想走那条路恐怕不可能了。”而眼下阿里对于投资了的媒体做得事情,也恰恰印证了秦朔的判断。

 

但是,阿里毕竟不能买下所有的媒体,所以这次支付宝红包遭遇没有被它投资的媒体集体群殴也就不难理解了。

 

被围殴之后,支付宝没有反省自己被围殴的原因,又匆匆的请了些投资了的自家媒体到杭州对冲负面。阿里解决问题的套路基本形成:被围殴——通过自家媒体发声对冲——自欺欺人。



3更奇葩的自媒体关系


在互联网企业中,阿里其实还是比较重视自媒体关系的。但阿里并不关心自媒体关注的那些具体事,阿里的策略就是抓重点,抓什么重点呢?阿里的自媒体工作做得并不精细,阿里偏爱抓那些粉丝量大的营销号,或者那些谈风月、鸡汤的大V与这些人一比,六神磊磊真是今年支付宝口令红包合作中含金量最高的大V了。

 

不要说与腾讯相比,就是与宜信这样的金融公司相比,阿里对于自媒体的理解实在是太外行了。阿里巴巴上市时候曾经请了一批媒体、自媒体去国外报道。当时有首打油诗如是说:一流媒体去纽约、二流媒体游西溪、三流媒体家里蹲,黑完阿里撸自身。当时去的媒体不用说了,基本上被阿里分为三六九等,能去纽约的是关系最近的那批,去杭州的是关系还不错的,要提一句的是,那次去的以科技媒体为主。

 

阿里重视的从来就是平台,而不是某个人。那次请去的自媒体主要是什么样的自媒体呢?首先是大V、但是绝大部分,或者说是我们知道的去了的都是科技圈的大v,但是那是一个什么活动呢?——阿里巴巴上市。所以被阿里巴巴挑剩下的财经媒体和财经自媒体,他们没有去纽约或者杭州,那还能干什么呢?当然就是用专业的视角剖析阿里巴巴上市的问题了。当时,财经媒体记者们在朋友圈里自我解嘲纷纷表示三流媒体家里蹲,黑完阿里撸自身。所以,阿里巴巴上市那次遭媒体围殴实在是自己作。

 

不久之前,宜信集团的宜人贷也赴美上市请了一批媒体前去报道,科技媒体、财经媒体差不多各占一半,但是基本上受邀的记者都是跑互联网金融条线的记者。

 

宜信集团也邀请了自媒体参与纽约之行,宜信选择的是在财经、金融领域原创能力较强,有知名度、美誉度、在各大新闻客户端开设专栏的公众号,这些公众号尽管没有那些营销号粉丝量大,但是他们在行业中的地位在那,每写一篇文章都有一大堆营销号等着转载他们的文章。

 

为什么同样是请一些媒体留一些媒体,宜人贷上市却没有遭遇阿里巴巴上市时那种财经媒体、自媒体自带干粮黑阿里的盛况?

 

这就是工作的精细。若论起精耕细作自媒体关系,腾讯才是个中高手。腾讯按理说无须重视自媒体关系,因为公众号都是在腾讯平台讨生活,给腾讯三分薄面是人之常情。但是,腾讯在对待大V时却摆出一副谦卑的低姿态。腾讯重视的是有原创能力的细分领域品质高的大V,粉丝数量对于腾讯而言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从腾讯在十字水、三亚搞的几次大型活动就可以看出,谁是圈子里最牛逼的大V,哪怕你再低调、隐藏再深,只要你是这个圈子真正的牛人,腾讯一定不会忽略你。

 

而且,腾讯重视体验,不管是发红包的用户体验,还是媒体的采访体验,还是自媒体的参与体验。以三亚的活动为例,自媒体是去宣传腾讯棋牌大赛的,其中一场是受邀自媒体和媒体参赛,体验棋牌大赛。

 

而阿里对待自媒体是个什么态度呢?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看,自媒体都很不满意,要么是不尊重大V,要么是妄图用银子封上自媒体的悠悠众口。就以春节前支付宝和大V合作发口令红包为例,一位十万粉丝量级的财经公众号曾有意参与发口令红包,但是没有想到支付宝居然要求公众号自己充钱给粉丝发放口令红包。该公众号负责人表示,给支付宝的神逻辑跪了,别的公司发广告都是付费发,支付宝居然好像让你发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

 

另外一位原创公众号遇到的事情则更搞笑了,蚂蚁金服觉得人家文章写的不错,屡次提出让人家写稿,但是又嫌弃人家粉丝少,要求发在粉丝量大的营销号上,弄得原创号很是不悦。

 

在这样的历史积怨中,支付宝玩微信剩下的春晚红包都玩砸了,一大堆自媒体跑出来自带干粮唱空支付宝,实在是太容易理解了。



以上这些问题表面上看起来无非是蚂蚁金服不重视用户体验、媒体关系、自媒体力量、竞争对手,做事情只问结果不讲究方式方法。但根子上呢?春晚红包暴露出的是蚂蚁金服虽然还没上市,但是大企业病已经很严重了。今年蚂蚁金服刚刚获得B轮融资,准备今年上市,如果不把大企业病治好,也就不要怪媒体、自媒体自带干粮群起攻之了。还是那句话:no zuo no die,自作自受!


查看更多优质原创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浏览野马财经官方网站

查看原文    阅读数 833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上市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