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赶路生怕错过风口,能不能慢一点?

文/挠乱天下


跳开创业圈回家过年,变成了局外人,这时间的刻度似乎有了些疏密。


嘉兴桐乡是个排不上线的小镇,Uber虽然收纳了这里的地图,却从来没见过司机,滴滴打车倒是也有,只不过我从来没用过它。这就是全国三线以外小城镇的互联网侵蚀程度一样。


时间在吃、睡以及酒醉酒醒之间缓慢流淌,把我消磨地已经有些记不清杭州的盛景了。


那会儿,张口理想,闭口商业力量改变世界,听着一个个CEO畅谈模式和市场容量,还有各种公关姐姐妹妹隔三差五漏一点融资消息,每个人都像上紧了发条,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里,却挺逼仄地穿梭着。那时候时间的刻度真是密。


跳到局外来看,互联网就像上海滩那个百乐门,极精致极繁华的,但落到每个生存其中的人面前,这百乐门就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大多创业者其实不过是在台北一间名叫夜上海的小吧里,像金大班在最后一夜那样,与一个年轻小生跳一次动了情的贴面舞。


回想自己这一年来采访过的各式各样创业者,大多数都很年轻,气很旺,或是在办公室放了铺盖,或是夜夜两点晒加班,像极了我那个即将高考的表弟,在书桌前贴一句「自信是你起飞的翅膀」。归结起来,我能想到的形容词就只剩下「逼仄」了。


大象说,要对创业者保持悲悯,的确应该。然而悲悯不会让人兴奋,姑娘也不会因为悲悯而爱上谁,爱总该是起于崇拜的。


想到一个朋友,是我在采访各色项目已经进入到看山不是山的迷糊境地时遇到的,值得崇拜一把。他在为企业做社会责任咨询,如果非要把他划到某个类别里,那么他的确是个创业者。只是,他不用找融资,不拿数字做pr,最不一样的是,他不像别的创业者那样,对互联网抱着朝圣的态度。互联网对他来说是工具,需要用的时候趁手就行。


为这个家伙,以后该专门写个文章,这里就不提名道姓了。他让我突然发现,谁说互联网和创业就天生是政治正确的呢?创业无非就是一个很私人的选择,而互联网,无非就是工具,是一个生存空间罢了。


这一年,从万众创业嚷嚷到资本寒冬,每个人都在赶路,生怕错过风口,被后来者拍在沙滩上。在追求庞大的路途上,大家都那么着急,时间就过得那样快,那样局促。


能不能慢一点?


我印象最深的项目,是亿觅,他们不见得迅猛,每一款产品都是优雅的,优雅意味着不着急,不局促。在如此宏大的互联网之中,他们始终保持很高的锐度。


在嘉兴桐乡这个排不上线的小镇,互联网可以具象到微商和红包,因而有机会跳脱出来瞅一眼。我想,它的发达,恐怕是因为全中国商业的基础建设实在有些糟糕,它的存在,本意就该是加速。只不过,怪我们自己,被这种加速所困扰,影响了对时间的感知。


慢背后,有优雅,有安静,也是美,说到底,无非是种心态。缓慢并不意味着退回到从前的田园时代,而是找到那时候的怀想,是寻求美好。哈哈,木心说,无审美力是绝症,知识学问救不了。希望互联网这个第二生存空间,能更美好一些。


最后,容我贪婪地回想:


从前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20160213 No.1092 -

| 回复"目录"查看B12往期 |

想了解更多B12的资讯与观点,快戳「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    阅读数 87

网友评论
公众号:B座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