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董事会门票9亿元一张丨独家


1981年生人,30出头就被称为“移动电竞之父”个人身家40亿元,应书岭就像游戏中的英雄,正带领着他的战士和盟友冲锋陷阵。


应书岭:


进击的游戏英雄

          

文/本刊记者   梁玉龙



成立即挂牌新三板,估值200亿元——过去大半年,应书岭和他的英雄互娱频频登上科技新闻头条。其一举一动都搅动着移动游戏市场格局,以至于业内“大鳄”腾讯游戏也不敢小觑,前者一旦有所行动,腾讯游戏一周之内必然做出回应。

更让人咋舌的是一众大佬的加持。在英雄互娱董事会名单里,赫然写着华谊兄弟王中军、红杉资本沈南鹏、华兴资本包凡等人的名字。有人算了一笔账,英雄互娱的董事会门票均价9亿元一张。“国民老公”王思聪投了1亿元,只能挤进监事会。 
  

江湖传闻,徐小平原计划把真格基金全部人民币基金都投给应书岭,但是因为抢的人太多,最后只花出去四分之一,荣任监事会主席。

                                                   ______



船 长





英雄互娱董事会有一条奇葩规定:禁止尝试翼装飞行和七座以下的飞机。白纸黑字写在合同上,不为约束旁人,针对的就是应书岭。因为这两项运动的事故率太高了,而应书岭就喜欢玩这些令人血脉偾张的项目。

2015年10月27日,深圳,第八届“中国杯”帆船赛闭幕式。

“英雄互娱号”帆船停靠在码头上,应书岭刚刚上岸,一群人蜂拥而上,猛地将他推入大海——船队刚刚获得冠军,狂喜的船员给了他们的主帆撩手、船长兼老板一次最高“礼遇”。

应书岭是个极限运动行家,除了帆船,还热爱潜水、滑翔伞、登山、单人徒步、打猎等,外界据此给他贴上了爱冒险的标签。但是面对记者,他申明自己“只是喜欢尝鲜”。




冒险和尝鲜的最大区别在于,自己能否掌控风险。比如别人认为搞移动电竞是一场豪赌,他却成竹在胸。

早在英雄互娱成立2年前,在一场大会上,当其他游戏厂商都在大谈IP的时候,应书岭第一次提出了基于智能移动设备的电子游戏竞技,即“移动电竞”概念。下台后,几个朋友发来微信,关切地问:老应,你是不是被边缘化了?

更多的人直接泼来冷水:“手机的操作体验根本没法和PC相比”“手游都是一阵风”“VR很快会淘汰手机”“移动电竞是个伪命题”……

行动就是回应。应书岭时任中国手游娱乐集团公司总裁,先是赞助刚刚诞生的移动电竞赛事WECG,随后又布局移动竞技游戏的制作和发行领域,投资研发《全民枪战》《天天炫舞》等竞技类手游,其中《全民枪战》是全球首款FPS(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竞技手游。

时间证明,应书岭的眼光的确毒辣。

从2011年至2014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规模从62亿元猛增到275亿元,2015年初步统计将超过500亿元。但繁荣背后亦有隐忧:移动游戏用户普遍黏性低,付费意愿薄弱,游戏生命周期短,生态圈羸弱。

必须在瓶颈到来之前找到解决方案,应书岭首推移动电竞。其一,“与人斗其乐无穷,PC游戏的经验证明,电竞化能够解决手游存在的问题”;其二,“很多人纠结于操作体验的问题,但技术进步会解决一切。何况体验是相对的,移动终端正在蚕食PC,未来的孩子压根不会知道电脑是什么玩意。”

当大多数同行都在观望,甚至嘲讽的时候,应书岭已经驾驶他的帆船驶向深海。2015年1月15日,研发了近两年的《全民枪战》正式公测,首日流水就破千万元,成为手游界横空出世的黑马。

《全民枪战》的成功引发了整个移动电竞行业的井喷。2015年,《刀塔传奇》《乱斗西游》《全民突击》等数十款手机对战类游戏都推出了一系列针对电竞用户的宣传。《虚荣》《梦三国》《德州扑克》等游戏也都借着移动电竞的东风赚得盆满钵满。《全民枪战》上线半年后,注册用户更是突破1.2亿,日活跃用户超过500万,月流水超过1亿元。

应书岭成为业界公认的“移动电竞之父”



顽 主

 


将时间稍微拨回一点。2014年底某天,一场酒局进行到下半场,做东的应书岭借着醉意,突然发问:市值60亿元的公司(中手游)我已经做到了,再做一个100亿元的公司有没有机会?

前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黄胜利正在席上,立马回应:“雷军从金山出来时40岁,金山当时不过是端游市场的第四第五、软件市场的第二第三,而你才30岁出头,中手游发行业务是行业第一,从投资人的角度看,你非常有优势。”

应书岭的这番发问此后被人反复提及,成为他霸道总裁形象的鲜明注脚。记者见到他之前,也脑补了一副身家40亿元、少年得志的成功者形象。但是在上海外滩半岛酒店初见应书岭,却满是书卷气。

正在听取下属汇报的他,双手握拳放在嘴边,不发一言,沉稳内敛,一扫传说中的犀利。转而面对记者,一句轻描淡写的“我从来没有输过”却又暴露张扬恣意。

少年学霸的他痴迷电子游戏、泡妞。后来考上重点大学,却只念了3个月就退学创业,折腾一年多后,又去英国深造,是典型的傲娇天才。

2006年,25岁的应书岭进入渣打银行,不到2年就晋升为年薪200万元的金领。但是到了2008年,他毅然辞职,决心把自小热爱的电子游戏变成终身事业。

当时的互联网游戏市场,大型端游还是主流,网页游戏代表新兴方向,手游才刚刚兴起,应书岭却已牢牢锁定手游领域。他找到汇友数码寻求合作。汇友数码创始人正是后来中手游的董事长肖健。这段长达6年的合伙人关系堪称经典。

应书岭自认没有能力花巨资做研发和代理,遂转型为汇友数码做产品发行。他的团队因此成为手游发行的先行者。

后来,汇友数码及应书岭的公司成都卓星陆续被第一视频收购,2011年整合成立中手游,2012年9月冲上纳斯达克,应书岭于2013年被任命为总裁。

肖健负责战略,应书岭负责发行。一个数据足以说明他的牛逼:中手游从转型智能机游戏发行后,2013年第三季度开始连续7个季度领跑中国手游发行业。

此时应书岭已站上很多人心目中的人生巅峰,但是他仍然蠢蠢欲动,原因便是看见了移动电竞这片蓝海。

2015年5月,应书岭正式离职创业。他先是通过资本运作将原中手游的《全民枪战》《天天炫舞》等游戏资产收入囊中。随后又征服了沈南鹏、徐小平、包凡等投资界大咖。2015年6月16日,北京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并通过类借壳登上了新三板,成为国内首家主打移动电竞概念的上市公司。

投行经历,亦是资本相中应书岭的特质。随后,应书岭再次任性一把:引入华谊兄弟19亿元投资,并与之签订对赌协议,承诺2016年英雄互娱的净利润达到5亿元,此后两年每年增长20%。

外界有诟病,指应书岭“玩资本”是饮鸩止渴,他霸气侧漏:“So what?我们的产品很优秀,我们能赢。”

伙 伴

______


现英雄互娱首席信息官吴旦,回忆第一次见到应书岭时,“全程都有想吐的感觉”。

事实上,应书岭“很难搞”早就名声在外。记者采访他之前,英雄互娱的工作人员专门打了预防针:“应总是个直接、有情绪就表达的人,很有攻击性。”但英雄互娱的投资人之一、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对他的评价却截然相反:一个“比较罕见的人际交往天才”。

应书岭到底是刺猬,还是兔子?

吴旦原在真格基金担任副总裁,2013年,他最先投资北京畅游云端公司启动了《全民枪战》的研发。殊不知应书岭也看上了这款产品,径直找上门来,开口就提出想要《全民枪战》51%的股份,态度强硬,没得商量。同样年轻气盛的吴旦心里当然不爽,两人不欢而散。

 巧的是第二天晚上,他们又坐到了同一个饭局上。应书岭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从手游聊到了帆船、足球、打猎。吴旦发现工作之外的应书岭也有感性的一面。一番交心之后,吴旦把真格基金投资的游戏《全民枪战》和《超级英雄》都交给了应书岭代理。

当应书岭决心创业,吴旦考虑到其对资本运作的需求,将老友黄胜利介绍给了他。黄胜利曾成功操盘滴滴打车、京东、陌陌、昆仑万维的融资。经吴旦撮合,两人见面一拍即合。

是夜,激情澎湃的吴旦通宵未眠,在一张A4纸上,详细罗列了他眼中应书岭的所有缺点,从价值观到待人接物。第二天见面时,吴旦用前一夜总结的材料“骂”了应书岭整整4个小时。应书岭淡定地听完,表示所有批评他都接受,而他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缺点,就是因为缺乏吴旦这样的合伙人。




吴旦被打动了,他拉着应书岭一同拜访徐小平,就这样,吴旦顺利出任英雄互娱CIO,真格基金成为英雄互娱战略级合作伙伴。

事实上,应书岭的创业时间原本还能提前一年。但是那时候中手游在纳斯达克表现不佳,应书岭考虑到当时离开,可能会对公司造成巨大伤害。

他决定先缓一缓,通过转任COO一步步过渡,为此还与董事长肖健统一口径,对外解释为公司战略,藉此稳定公司股价。就是这样一个“靠谱”的举动,让他收获了投资人的青睐,其中就包括“国民老公”、普思资本董事长王思聪。

应书岭之前与王思聪并不相识,但王思聪对电竞事业的巨大热情让他非常感兴趣。他托人联系上王思聪,没想到王思聪早就听闻他的名声,对他非常欣赏,两人一见如故。

不仅是投资方,应书岭对员工也有着极强的感召力。2008年时从渣打跟着他出来创业的团队,现在大部分人依然跟着他。而英雄互娱的主体也来自中手游的发行业务线。


“老炮儿”

______


关于创业的初衷,有人揣着家国情怀,有人拜物崇金,有人过把瘾就死。号称“移动电竞之父”的应书岭因热爱来到这块小众市场,张扬恣意的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江湖梦。

如果说英雄互娱是一个帮派,那么应书岭就是帮主,英雄联赛就是他招揽绿林好汉的擂台。英雄联赛伴随着《全民枪战》而生,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移动电竞赛事,单场比赛的选手人数超过2 000人,单场在线直播观看人数达1 500万人次。

友商意识到了线下赛事对移动电竞的重要性,不断有人找上门取经,应书岭一想,“还取什么经嘛,干脆大家一起干得了。”他把王思聪找来一合计,“我幕后,你台前,把移动电竞联盟的大旗扯起来。”

随后,应书岭广撒“英雄帖”,只要产品具有可玩性、可操作性、具备竞技性、可观赏性,英雄联赛向所有厂商开放。号角一吹,各路豪杰云集响应。

2015年10月24日,由应书岭主导发起的中国移动电竞联盟宣告成立,王思聪被推举为首任“盟主”。细看最新的联盟成员名单,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百度、小米、熊猫TV、网鱼网咖等24家成员,构成了一条移动电竞的完整产业链,几乎占据了中国电竞产业的半壁江山。

但就在移动电竞联盟成立前后,步步紧逼的腾讯游戏一连发布多款主打电竞的FPS手游,展开了对《全民枪战》的围剿之势,并在2015年10月27日火速拉来国家体育总局,宣称要共建移动电竞行业标准。



移动电竞行业顿呈两强对垒之势。应书岭一边炮轰腾讯抄袭成瘾,一边却又盛赞腾讯游戏掌门人任宇昕是当之无愧的“游戏之王”,是自己的偶像。

显然,他并不想营造一个剑拔弩张的竞争氛围,毕竟移动电竞是个新兴千亿级市场,需要和对手共同培育。而当务之急就是“立规矩”。

2015年12月20日,贺岁片《老炮儿》全球首映礼在北京水立方举行。应书岭与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执行总裁王中磊共同走上了红地毯,标志着两家公司影游合作的开始。

应书岭与“老炮儿”确有几分相似:吞云吐雾、偶尔出口成“脏”,最重要的一点是“凡事都讲规矩”。

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第一次面向媒体提出了为移动电竞“立规矩”的想法,英雄联赛联赛和移动电竞联盟联盟就是他“立规矩”的渠道。

由于缺少综合性的管理,电竞圈长期处在混乱的状态,严重阻碍了行业的发展。如今PC电竞式微,移动电竞崛起,正是破旧立新的好时机。

2015年底,知名电竞主播小智单方面撕毁与移动电竞联盟成员熊猫TV的聘任合同,一时闹得沸沸扬扬。这刚好撞到了应书岭的枪口下,他挥下了移动电竞联盟成立后的第一刀:宣布2年内全面封杀小智。

规矩是什么?应书岭认为核心就是契约精神和职业道德。“厂商-比赛-PGC内容制作-直播平台-渠道”的移动电竞闭环被打通后,参与者汹涌而入,有秩序才有良性发展。




粮草和兵马已经备足,来犯之兵也杀到了城下。应书岭站在英雄互娱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昂首看着墙上挂着的“如梦似幻”四个大字。

它源自日本战国时期的枭雄织田信长,此人一心统一日本,却遭遇部下的背叛,自焚于京都本能寺,留下了这么一段遗言:“人生五十年,如梦又似幻”。

应书岭仰慕英雄,尤其是心有大格局的英雄,但他绝不要做悲情英雄。

 

编 辑:彭 靖 liqing326@163.com






查看原文    阅读数 86

网友评论
公众号:上市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