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虚擬的演讲(三)

0

潜沉时空的深层与泅渡精神的汪洋

——虚擬的北京大学演讲(三)

黄翔

三、近日,奥地利维也纳来了一位欧普雷慱士。提到维也纳,就令人想起举世闻名的音乐之都,想起“世界歌剧中心”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想起海顿、莫札特、施特劳斯和出生在德国却长居奥地利的“音乐之狮”贝多芬!正是在那里,有一所开设有“东亚学院汉学系”的维也纳大学。

欧普雷博士为东亚学院汉学研究员,他此行的目的为“民主墙研究”作专题采访。这位奥地利汉学家小我十来岁却为学术攻坚而“头发、眉毛、胡子一把白”,然而,同他面对时却不由一见如故、倍感亲切!同意大利玛瑞娅女慱士一样他早年也曾留学中囯大陆多年,不仅亲历过“文化大革命”、也目睹並置身过缘起王府井和天安门广场的“西单民主墙”。在欧洲曾策划文革“文化”展出,在北京曾结识不少异议圈与人文圈中的中囯人。我非北京世居,古籍在江西、今生故里在湖南、当时人在崇山峻岭的贵州。外国记者若现场追踪采访必人为受阻、也难免照样被人“请赶路或喝茶”一类,不然,具汉学深度研究的欧普雷也许早年就同我接触並互为知音。近半个世纪后约定登门访谈前,电话中欧普雷向代接电话的家人直接追问我的当年:“为什么要上北京”?“为什么要搞启蒙”?前《人民日报》特派记者周修祥、王永安曾写有《启蒙社始末记》、现已历史解密,问我怎么看待此文中的史实?真实还是不免失实?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囯史》第10卷中论及民主墙,我对其中提及的我及某些论述曾表达质询,为什么?

访谈内容均有现场录音、包括叩访者请我作现场朗诵。也目睹了我今生创作的精神库存:堆积的文学作品及译著、两个“诗书画”艺术作品、法、英、美、日及台湾等出版的“民刊汇编”与不同汉学家相关民主墙的专著。

平日,我长年同我的影子相伴,如此深入探访我精神整体建构者、是破例也是首例。曾是昔日的记者、现为汉学家与研究员的欧普雷发现我精神世界的多棱面,但却不知他从何视角对我作审视与剖析?是沿袭以往汉学研究的惯性思维?仅仅着眼与驻足于世俗政治与浮面人生?还是以东西方文化互补为前提,深度抵达一般汉学家仅触及皮相的东方文化与文明的堂奥?其结果尚是个未知数,只有“且听下回分解”!

总之,穿越世俗人生经历的层面中有限时空和感官认知,对东西两半球精神文化异质“思维与表现”互为参照与比较,我以为更具根本与长远的价值和意义。纯属两半球“世俗政见”与“新闻报导”的不同文字记录,却无从传达同为地球人的不同文化的肤色和性情,头脑及其思维却未免太线型与简单,无涉于我这个被人“终生误读”或“涂得满脸斑驳油彩”的中囯人“直面现实”与“穿越时空”的精神生命全貌与终极追求。

我以为,人类总体文明正趋转型,无论文明或文化筑构,既超越人类以往狭隘与纷繁的“意识形态”化的无聊,也质别于天然感官的认知与局限。但无论从何视角解读一个真正的诗人、作家、艺术家,我以为其文品与人品理应一致,绝不失社会担当,或“纯文化”、“纯艺术”、“纯美学”地喪失天然良知!!!

本人从来自视自已精神生命为“多棱面的自我运动体”!!!

欧普雷从胡平处获悉我的联系方式,之前《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已在旅馆与之会悟。为听取不同的人从不同角度对民主墙的看法,他告别后似还要赴纽约布朗士、然后赴波士顿和加利福尼亚州?其访谈对象也许还有魏京生、徐文立、王军涛和早年民主墙时代前卫艺术家薛明德等更多的“思想与精神”独立自存者。

欢迎通过页面右上方的按钮,把您喜欢的作品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查看原文    阅读数 668

网友评论
公众号:诗歌周刊